欧洲美洲早期咖啡因历史

2023年2月16日22:45:15欧洲美洲早期咖啡因历史已关闭评论

温馨咖啡屋

世界上最普通的心理兴奋剂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更多地选用咖啡因而较交少使用其他心理兴奋剂。许多人定期服用这种药物。有证据表明,定期服用咖啡因会使人对其产生依赖性。证据还表明,咖啡因还会使非常活跃的人相信,该药物有助于其进行某些活动,但是有些证据则表明经常饮用咖啡因恰恰会有碍于这些活动。眼下,咖啡因在家庭中是如此地遍及,以至于在最现代化的厨房里都配备了一种从植物产品中提取这种化学物质的特特殊装置(一种咖啡制造器),但是这种药物在西方社会并非始终都是这般受人人欢迎的。

在人类制造药物的过程中,有多少药物能够归于神的干预呢?“黄嘌呤(xanthine)”是最广为人知的一种咖啡因,它有有三个传说,仅仅这个事实就告诉你,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黄嘌呤一直是一种重要的药品成分。

咖啡

围绕着咖啡起源的传说故事至少从地理学的角度而言是正确的。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个故事是一位名叫卡尔迪(Kaldi)的阿拉伯牧羊人的故事。卡尔迪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山羊总是滑稽地围绕在山边不停地跳啊跳啊。有一天他跟在羊群后面爬上了山岭,吃了一些山羊咀嚼的红色浆果。“结果发生了令人惊讶的事情。卡尔迪变成了一位快乐的牧羊人。当他的山羊跳跃着舞蹈时,他也跟着跳着、滚着,在草地上不停地手舞足蹈。”卡尔迪是第一个品尝咖啡的人!和卡尔迪一起的还有一位教徒,而且“那天晚上他和卡尔迪以及羊群一起跳起了舞”。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狂欢。后来,穆罕默德(Muhemmod)告诉这位教徒把浆果放在水里煮,然后给他在修道院的兄弟们饮用。教徒们喝了浆果汁以后立即精神振奋,能够保持清醒,持续不停地做祈祷。

大约在公元前900年左右,一本阿拉伯的药物书上阐明,咖啡几乎对所有的疾病都有良好的疗效,包括能治愈麻疹,减弱人的欲望。一旦某件事情用文字的形式反映出来,要改变人们对它的看法就十分困难了。在咖啡出现1700多年以后的1674年,英国的妇女们发行了小册子,反对人们饮用咖啡。该书名为《妇女抑制咖啡请愿书》,向公众说明过多地饮用会使人口干舌燥和衰弱无力的烈性饮料会给其性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妇女们抱怨男士饮用了太多的咖啡,结果使男人们“像那些丹萨斯(Desarts)人一样不结果实”。据说咖啡就是被人从丹萨斯带来的。正因为如此,女人们才会真正感到不幸福。

一些男士长时间泡在咖啡屋中,炮制出所谓的《男士们对妇女抑制咖啡请愿书的回答》。

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比较轻松地喝着咖啡来讨论日趋明朗的事实了:咖啡会减少性兴奋或降低性欲的看法是不正确的。值得怀疑的是阿拉伯人也相信咖啡的这种作用,因为在穆斯林世界里咖啡到处可见。在麦加,人们花费大量的时间泡在咖啡馆里,以至于法律宣布所有咖啡的使用均是非法的,并且将烧毁所有咖啡豆。但是禁令非但没有真正起作用,皮而使出售咖啡的非法酒馆开始营业了。聪明的头脑占据了上风,而禁令被束之高阁。

17世纪中期,这幕戏又被重新上演了一回,只是选派的角色不一样,发生的地点不同罢了。1650年,咖啡馆在英国开始出现,1671年,又出现在法国。从此,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对所有的人来说,咖啡馆就是一切:那既是一个休息的场所,又是了解当天新闻的地方;既是生意成交的地方,也是一个密谋的场所!这最后一种可能性竟让英国的查尔斯二世感到十分紧张,甚至宣布咖啡馆是非法的,并称其为“是产生对高层人物的煽动性话语和恶意中伤的温床”。查尔斯国王同那些请愿的妇女一样没有获得成功。仅仅11天的功夫,禁令就被取消了。而咖啡馆则发展成为18 世纪早期的“便士大学”。只需花上一个便士,你就可以要一杯咖啡,然后在那儿所伟大文学家和政治家讲话,并从中学到许多东西。在1700年左右,伦敦的一家保险公司——劳埃德协会于爱德华·劳埃德的咖啡馆里诞生。

穿过英吉利海峡,廉价的葡萄酒使法国人民对其他公众饮料的需求比英国要少得多,但是法国的咖啡馆却为西方文化至少作出了一个特别的贡献——康康舞!法国的卡巴莱夜总会老板也不甘示弱,他们对此作出了反击。一个老板可以说服他的舞女们不穿任何短裙和长裤表演高踢腿的康康舞!尽管如此,咖啡馆还是幸存下来了,咖啡的消费量也与日俱增。

横越大西洋,在英国殖民地,尽管茶仍然是主要的饮料,但咖啡的饮用量也有所上升。只是茶比咖啡更便宜,也更易弄到,因而它承担了一切,包括始于1765年的茶叶进口税(每磅茶叶需付三便士税费)。

英国对茶收税的法案激起了人们的怒火,进而引发了震动世界的枪声。这件事必须与茶联系起来方能得到更好的阐释,但其最终结果是饮茶者被当做亲英分子。而咖啡则成了这个新成立国家的民族饮料。

在美国胜利以后,咖啡的饮用就高涨起来,人均销售量也稳定地增长。尽管一些专家相信自己能够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他们仍然对“再来杯咖啡”的倾向深表忧虑。

有趣的是:禁令被取消了,而咖啡的销售量,却仍继续上升。1946年当年人均消费量达到历史最高纪录 20磅时,我们肯定对“滥用的界限”有所警惕了。从那以后,总的销售趋势基本上呈现下降状态,虽然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人们对浓咖啡和特制咖啡的兴趣又有所回升。

咖啡消费量的减少可能部分是归因于生活方方式的转变,方便的罐装饮料似乎更加适应人们在阳光下进行娱乐活动的需要。而软饮料往往和快餐搭配配在一起。在1970年,就人均消费量而言,比起其他不含酒精的饮料,美国人所喝的咖啡数量仍然更多一些。但到了1995年,美国人均软饮料销量达到了50加仑,而咖啡消费量人均只有20加仑左右。

如果民族饮料不再像以前那样被普遍接受,这就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了。卡尔迪和他的朋友们只满足于简单地咀嚼咖啡豆,或者是把咖啡豆放进热水中。不知在过去的什么时候,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或许是在当仓库起火时,中东人发现了烘烤绿咖啡豆不仅不会对其有所损害,反而会改善这种豆制饮料的味道、香气和色泽。因此很多年以来,家庭主妇、店主和咖啡馆老板都愿意购买绿色的咖啡豆,然后在饮用前把它烘烤、磨碎。1790年,在纽约市开始出现了商业性的烘制并逐步扩展到其他城市。问题是,尽管绿咖啡豆能够长期储存,但烘制过的咖啡在一个月内就严重变质了。研碎的咖啡豆在家里即使是把它装进密封的容器中,然后放在冰箱里,也最多只能保存一两个星期。1900年,真空包装的咖啡豆生产出来,只要不打开包装,咖啡就可以一直保质量。

当荷兰人开始在东印度群岛种植咖啡的时候,咖啡已经在世界各地广泛种植了。拉丁美洲的气候非常适合于咖啡的生长,又由于距世界上最大的咖啡饮用国只在几千里的路程,因此它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地。各种各样的咖啡树和独特的生长发育条件为咖啡特性的改变提供了许多机会。

在此之前,没有人真正地把不同的咖啡豆混制品应用于商业领域,直到1892年,J.O.切克(Cheek)研制成了一种混合物,并通过一家著名的纳森威尔酒店即马克斯威尔大楼介绍给公众。由于咖啡受到广泛的欢迎,酒店的老板允许以自己的酒店名字来给该咖啡命名。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的咖啡有94%来自拉丁美洲,但是这一比例后来开始稳步下降,现在美国从该地进口的咖啡已低于南半球种植量的半。巴西是美国咖啡的首要出口国,哥伦比亚次之。两个国家都种植“咖丰籽(arabica)”,其咖啡因的含量大约是1%。而咖啡因含量高达2%的粗壮咖啡豆(robusta)”则大量地生长于非洲,并且通常价格和档次都相对低一些。

咖啡经济(在国际贸易中位居第二,仅次于石油)像我们生活方式的变迁一样与咖啡的消费量密切相关。在50年代早期咖啡价格上涨,每磅一美元,这使我们从喝每英镑40杯的咖啡转向喝每英镑60杯的咖啡。这种稀释减少了成本,但同时也降低了饮料的质量。当价格上涨时,就会出现两种结果:咖啡质量下降,或是人们饮用的咖啡数量减少。

速溶咖啡在20世纪来临之际就开始传播,但是直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奔忙和喧闹中,其销售量才有了显著的增长;另一方面这个饮料的质量下降了,但使用起来更方便。有趣的是,巴西从非洲进口大量廉价的咖啡豆用来加工制成人工速溶咖啡。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自己生产的咖啡质量太好,随便用作速溶咖啡实在划不来。

在20世纪80年代,具有健康意识的美国人开始更多地饮用除去咖啡因的饮料,而且定期饮用咖啡的人数也减少了。从咖啡豆中除去咖啡因有几种方法。大多数美国公司采用的工艺是,把没有烘制过的咖啡互浸泡在有机溶剂中,但是对此,始终有人为可能会存留在咖啡里的溶剂残留物感到担心。用得最广泛的有机溶剂是亚甲基氯化物(methylene chloride),而研究表明,大剂量的溶剂可以导致实验鼠患上癌症。1985年,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禁止该药品在美发品中使用,因为它在使用过程中会被人体吸收,但却同意这种溶剂在脱咖啡因工艺过程中继续使用,只要其残留物不超过十万分之一的含量即可。因为在烘制过程中,溶剂残留物能够蒸发,所以其在脱去咖啡因的咖啡中含量要比十万分之一低得多,因而其危险性是很小的。还有一种,瑞士采用水脱咖啡因工艺过程,由于它会大大减弱咖啡风味,因而在美国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商业性应用。顺便说一下,从咖啡里分离出来的咖啡因被大量地使用到软饮料中。最大的脱咖啡因的公司之一就是可口可乐公司。

现在的超市货架上摆满了种类惊人的出自这种简单豆类的制成品:纯哥伦比亚咖啡,法国烘咖啡,becat halt-cot风味咖啡,速溶饮料,混合饮料甚至还有冷冻咖啡饮料等。好像对于咖啡利润的竞争从未像现在这般激烈。数量空前的美国人在浓咖啡酒吧里排队购买卡普契诺咖啡(Cappaccips Lattes)以及其他用烈性咖啡、牛奶和调味品制成的富有异国情调的混合饮料。这些专门咖啡商店在1989年只有200多家,到1994年已猛增到500多家,而且数量还在继续增长。


本文摘取《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一书,感谢复旦大学社学会研究人员博导陆女士赠与我们本书。因本书现已很难买到,故复制到本网站供朋友们参考(2001年10月第一版,中译本)。本书第一版于1972年发行,但放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书籍目录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