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与犯罪的关系

2022年11月29日14:54:29吸毒与犯罪的关系已关闭评论

反对暴力

毒品使用引起犯罪吗

对于今天报纸和电视的读者和观众来说,毒品与犯罪连在一起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经常有报道说,谋杀是相互对立的快克交易团伙所为。监狱里关押着大量与毒品有关的罪犯。还一直有报道说,很多不是由于毒品被捕的重罪犯,尿检时被查出服用了违禁物质。

人们相信许多使用毒品的方式和犯罪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也许形成了有关毒品使用和吸毒者的法律基础。犯罪和非法毒品使用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只是到最近建立在数据基础上的陈述才成为可能。因为,要在我们相信是真实的东西的基础上采取zhengzhi行动和制定相关法律,所以事实是必需的。

考虑问题的基础是毒品使用引起犯罪的观点。吸毒成瘾的人抢劫、偷盗或汽车窃贼更可能是使用违禁毒品的人的事实,并没有明确的因果关系的证明。犯罪行为和毒品使用这两者完全可能由其他原因引起,并在同样的个人身上出现这两种不正常的行为。据说毒品会引起犯罪有几种意思,不过,最令人恐怖的可能性是毒品使用以一种持续的方式多少改变了吸毒者的人格。从而使他或她进人一种“犯罪的类型”。例如,1924年曾经过辩论通过了禁止在美国销售海洛因的法令,这是因为有医生证明海洛因会让使用者“丧失道德责任心”;还有医生证明:有些吸毒者的头脑结构“受到海洛因使用的永久伤害,这些人将最终走向犯罪。”类似的看法还出现在1937年的电影《大麻疯狂》的介绍性语言中,即认为大麻是“公众头号敌人!”说大麻有如下“毁灭灵魂”的作用:

情绪纷乱,没有简单的思考能力,丧失抵抗肉欲的能力。接着是骇人听闻的暴力行为……最后是不可救药的精神错乱。

在今天看来,上述过分的言辞似乎显得有些离奇和滑稽,然而在很多现代zhengzhi性词藻中,仍可以看到毒品使用导致犯罪的说教。本书第一章有关儿童和青少年的纵向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犯罪和反社会行为的出现一般发生在第一次使用违禁毒品之前。有些研究认为,犯罪行为先于毒品使用,并“认为毒品和犯罪的关系并不是因果性的,而是发展性的”。

第二种意思是,当个人处于毒品的作用下时,有可能引起犯罪行为。毒品的急性作用使一个人更容易暂时性地处于犯罪行为中吗?几乎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多数违禁毒品有这种作用。大麻会使多数吸毒者出现类似于嗜眠症的症状,而不是疯狂的暴力行为,海洛因则可能使吸毒者更消沉,并可能丧失性能力)。具有刺激作用的物质,如安非他明和可卡因能够使人产生妄想和“神经过敏”,这有可能在某种情况下产生暴力行为。幻觉剂PCP让人迷糊,失去疼痛感,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这导致了 PCP使用者具有危险性的大量民间传说,但是正式记载的严重暴力案件几乎没有或根本不存在。

如果有直接引起一个人犯罪或采取暴力行为的违禁毒品,那就是人们经常使用并很少怀疑的一种物质:酒精。大量的研究表明,酒精明显地与暴力犯罪相联系。在许多被攻击和强奸案中,喝酒的人既在攻击者中,也在受害者中出现。你也许不了解这样一个事实,多数在熟人之间发生的谋杀案中,四分之三以上的凶手与饮酒有关。在所有报案的攻击事件中,40%与饮酒有关,在暴力qiangjain和儿童骚扰案件中,三分之一与饮酒有关。对监狱狱犯所做的调查发现,几乎一半的暴力犯罪是在喝酒后发生的,或者是酒精和其他毒品的联合作用下发生的,只有不到 10%的人说他们犯罪不是因为喝酒,而只与毒品有关。但是,酒精和暴力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一直有人说,酒精直接导致暴力的作用被高估了。

第三种意思是,如果说毒品使用可以引起犯罪,是指犯罪的目的是为了获得钞票,然后再去买违禁毒品。人们一直在注意,在那些因抢劫而被捕的人中,海洛因上瘾者的比例要高于总人口中海洛因上瘾者的比例。对40万囚犯进行的调查发现,几乎三分之一的盗窃和抢劫案和几乎四分之一的欺诈案是为了得到钱去买毒品。有趣的是,在所有非法毒品交易案中,仅有五分之一是为了上述目的。

虽然大多数吸毒成瘾的人是吸毒在先,成瘾在后,但1976年进行的一项海洛因吸毒成瘾调查发现,大多数人说在他们上瘾之后犯罪的次数和新的犯罪有所增加。一份1981年的报告统计了在吸毒成瘾时犯罪行为增加的程度。当吸毒成瘾的人不是依赖海洛因时,他们的犯罪率低于日常使用海洛因的犯罪比例的 84%。减少对海洛因的上瘾将一定会使犯罪率有所降低。

1987年,美国司法部设立了毒品使用预报管理程序,主要负责研究在美国24个城市中因严重犯法而被捕的犯人的尿样。调查者力图限制样本中与贩毒有关的罪犯的数量,这种不充分的样本要比作为与毒品指控有关来研究的罪犯低20%。对被捕的人进行的所有访谈和检验都是自愿和匿名的,约90%的囚犯同意访谈,其中的80%同意提供尿样。1994年,在很多城市对48%-79%的男性被捕者进行了检验,确定他们使用了一些违禁毒品。

在不同的城市,有证据表明,存在18%-68%的男性使用可卡因。在总体抽样调查中,大麻是下一个经常使用的违禁毒品。在不是因毒品犯罪被捕的人中,毒品使用的比例是很高的。我们如何计算呢?首先,生活方式不正常的人可能从事犯罪和毒品使用。其次,大多数被捕的人的犯罪动机是出于获得利润,他们盗窃或偷车,以便得到钱来买毒品。

我们不应该忽略,为了得到钱来买昂贵的违禁毒品而犯罪,首先不是为了毒品的药理作用,而是由于毒品人为的高价,这源于我们制定和实施的毒品法规。当从合法的生产商那里买海洛因和可卡因时,这两种东西并不贵。人们已经多次计算过,如果海洛因放开经营,那么日常消费海洛因的支出不会比日常饮酒的支出更多。由于黑市哄抬价格,加上吸毒者上瘾的本性,就使得可卡因和海洛因的消费高得吓人。

第四种也是最后一种意思,毒品使用引起犯罪就是,违禁毒品使用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这道理也许价值不大,不过从两个方面看情况就不同了。首先,现在美国每年有100万人因触犯毒品法而被捕,联邦监狱里关押的犯人有一半以上是毒品犯罪。由此看来,触犯毒品法是美国主要的犯罪行为之一。第二,毒品使用和其他越轨行为的关系有可能被毒品使用是一种犯罪的事实所增强。与没有犯罪的人相比,一个已犯了一种罪的人可能不在乎再犯别的罪。有些通过在危险中生活和进行犯罪活动而力图给别人重要印象的人,似乎更容易去使用违禁毒品,以此种明显的方式来表明他们与社会的对立。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层关系,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大麻使用合法化了,将会出现什么状况。可以想象,许多守法的人有可能尝试使用大麻,这样就减弱了大麻使用和其他犯罪活动的关联性。对可能增加毒品使用的关注,自然会成为那些愿意保留违禁毒品法规的人进行争论的焦点。

我们为什么要尽力管制毒品

人们对毒品有潜在的毒性和能使人上瘾的本性,甚至对毒品使用者的犯罪行为的关注是合情合理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现行的法律框架以最有效的方式体现了理性策略的计划对抗这种现实主义的关心。

事实上,大多数法律是在感情的驱使下通过的,是对一些人们特别关注的事情的反应。我们经常看到的状况是,问题已存在很久了,公众的注意和关心是最近才发生的,国会必须做出反应。有时,国会议员或zhengfuguanyuan在唤醒公众对问题关注的意识上发挥了主要作用,他们对问题提出解决办法:新法律,更多的限制措施,为有关机构提供巨额预算。这就是我们所了解的zhengzhi圈内的“燎原之火”。在第四章,我们将会看到,“燎原之火”包括大量在非理性边界上的唤醒人们情感的修辞,继之而来的立法则包括了一些意外的和不符合需要的结果。

总结

  • 美国社会从一个容许各种各样使用毒品的社会转变为一个试图严厉控制使用某些毒品的社会。发生这种转变,反映了社会对毒品的毒性、吸毒成瘾的潜在性和与毒品有关的犯罪和暴力的关注。
  • 毒性既指生理上的中毒,也指行为上危险的破坏性。同时,我们可以根据两种表现来区分急性中毒和慢性中毒,一种毒品当时显示的作用特别强烈的为前者,一种毒品的作用经过较长时间显示出来的为后者。
  • 成瘾是指在不同的背景中不同的事情与不同的人。虽然成瘾不仅仅依赖毒品本身,但使用某些毒品比使用其他毒品可能更容易导致成瘾。
  • 麻醉毒品或大麻会在其使用者中出现暴力犯罪的观点,是一个很陈旧和很值得怀疑的观点。看起来毒品上瘾者进行犯罪主要是为了得到钱,而不是由于服药后更容易犯罪。一种被广泛认为是有助于犯罪和暴力的毒品是酒精。
  • 我们看到,被发展起来的控制毒品使用的法律具有法制化社会的目的,这种目的在于保护社会免受某些毒品使用引起的危害。不论这些危害是否一直能得到合理的评价,还是法律是否达到了它应达到的结果,在我们进一步学习毒品和毒品管制的历史后,会作出更好的判断。

本文摘取《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一书,感谢复旦大学社学会研究人员博导陆女士赠与我们本书。因本书现已很难买到,故复制到本网站供朋友们参考(2001年10月第一版,中译本)。本书第一版于1972年发行,但放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书籍目录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