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的前提特征和征兆

2022年11月6日23:05:19 评论

前提特征

毒品使用的前提

行为或个人体特征是可以在毒品使用前测量的,并因此可以成为毒品使用的预兆

找到与毒品使用相关的趋势特征,还不能有效地帮助我们了解相互之而的因果关系。例如,青少年是先加人一个越轨团伙然后使用毒品,还是先使用毒品,然后和与自己有同样行为的人一起闲逛呢?

是因为使用毒品,才使他们变成差学生,而去打架、偷窃吗?要回答这些问题,有必要比较不同时间同一个个体的行为,找出前兆(antecedent),即那些最初引发毒品使用的苗头的特征。

例如,某项研究从一个没有喝过酒的7年级学生开始,接下来看看他3个月或12个月以后怎样。在3个月的时候,那些开始大量饮酒的人(每次在3杯以上)可由他们以前与吸大麻的同伴的密初关系和其自身也可能吸大麻的判断,而明确推测出来。通过3个月时的大量饮酒和同伴对吸烟的赞同,可以容易地推断出12个月时大量饮酒的频率。

一些科学家已经能够以一年为阶段地在几年内跟踪同一群年轻人,这种研究就是纵贯研究(longitudial study),研究结果提供了相当多的信息。关于越轨同伙群体的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研究结果指出,越轨行为的其他征兆通常出现在使用毒品之前。例如,儿童在第一次喝酒、吸烟和使用其他毒品前,常常是得了不满意的分数,或因打架、偷东西引起了麻烦。这点很重要,因为这说明绝大多数品行和分数问题并非由毒品使用引起。我们也许不了解引起所有这些行为的最根本原因,但断定那些孩子身上的所有问题都是使用毒品的结果,显然这个结论既简单也不符合逻辑,因为使用毒品一般都发生在上述行为之后。

1.导致毒品使用的物质

在70年代进行的一项很重要的研究使我们看到了卷入毒品使用的典型情况。

绝大多数被调查的高中生是从喝啤酒和葡萄酒开始使用毒品的。发展到第二阶段,这些学生既喝烈性酒又抽烟,第三阶段尝试大麻。经过了上述几个阶段后,他们开始尝试使用其他违禁毒品。

虽然并非每个人都经历了同样的发展阶段,但有趣的是,仅有1%的学生一开始就吸大麻和使用其他违禁毒品。似乎他们首先必须经过接受饮酒和多数情况下吸烟这些毒品媒介物质(gateway substance)。我们的逻辑推断是:绝大多数使用违禁毒品的人吸大麻之前可能也吃过汉堡包。问题在于,与研究开始时那些喝啤酒和葡萄酒的学生相比,那些不喝啤酒和葡萄酒的学生更不可能在研究结束时成为吸大麻的人。

吸烟的人最后成为大麻使用者可能是不吸烟的人的两倍。有证据显示,香烟在导致毒品使用的过程中一直起着很重要的媒介功能:在1994年的中学高年级学生中,每天吸一包或一包以上香烟的人使用可卡因的数字可能是不吸烟的人数的约15倍,在使用大麻方面大约是4倍。从1995年开始的对12岁-17岁年轻人进行的家庭调查发现,恰好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曾经吸过烟,而吸过烟的人是那些既吸烟又吸大麻的人数的10倍以上。我们发现,每个自我报告吸过烟或大麻的人中,有75%吸大麻前就吸烟。

大部分违禁品使用者在他们第一次使用可卡因、海洛因或其他使用程度少一些的违禁药品之前使用的物质,如酒精、烟草,有时是大麻

对上述现象一个可能的解释是,酒和烟草更容易导致年轻人接触其他毒品。由于大多数人喝酒、吸烟后,并没有接着使用可卡因,因此我们应该避免匆匆就此做出结论。在我们看来,也许过早喝酒和吸烟是行为上一般具有越轨倾向的普遍性征兆,这种越轨倾向也包括吸大麻和使用可卡因增长的可能性。例如,在1994年的中学高年级学生中,一个平均成绩为D的学生在成为每天吸一包香烟的烟鬼方面,其可能性大约是平均成绩为A的学生的14倍。

由于啤酒和香烟比大麻和可卡因更容易让具有越轨行为倾向的年轻人得到,所以逻辑上,学生最经常的是首先喝酒和吸烟。

那些遵从社会规范的学生可能到老也不易喝酒和吸烟,也极少使用违禁毒品。我们来换一种方式探讨这个问题:如果制定一个预防性计划,制止所有的年轻人吸烟,会出现什么情况?会减少吸大麻的人数吗?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会觉得此计划可行,因为那些不喜欢吸烟的人可能也不想吸大麻。这个计划会使学生的平均学习成绩不再得D或者少惹麻烦吗??大概不可能。换句话说,那些有可能引发毒品使用的物质并不一定是后来导致毒品使用的原因,这些物质不过是各种精神社会冒险因素引起的越轨行为的初期标志。

 

父母和同伴的影响

一般来说,父母对青少年的长远目标和计划会有更大的影响,而同伴则对他们即刻的生活习惯和日常活动产生更多影响。同样,父母对处于青春期初期的孩子影响较强,随着年龄的增大,同伴的影响将逐步增强。

对同伴和父母对青少年使用毒品行为的影响的纵向研究表明,父母和同伴对青少年吸毒都产生影响,但通常同伴的影响更重要。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同伴和父母的影响趋于相同的方向,就会是这种情况:有一个鼓励学习和有长期目标的家庭,或者这个年轻人在校表现很好,按时参加宗教活动,朋友也是和他一样表现良好并持有相同价值观念的年轻人。相反,在另一种环境里,父母有一个或两人都饮酒过度,公开使用其他毒品,看不上也不鼓励孩子取得好的学习成绩和好的行为表现,邻居和周围的年轻人也是这种情况。

我们再设想一种普遍存在的冲突模式:父母反对使用毒品和饮酒,而同伴的圈子则鼓励这种行为。有两个纵向研究试图探索在一段时间里产生的影响。尽管结果有些复杂,但能够概括出主要的方面。正如先前研究所显示的,毒品使用最好的指示器是同伴这个变量。

其中一项研究认为,与有反社会态度的同伴交朋友,可能是使用毒品最强有力的预示。另一项研究则认为,与使用大麻的同伴交朋友,也是使用大麻的最好预示。父母饮酒对孩子饮酒确实有影响,但我们不清楚父母的行为是否具有直接的“示范”作用。例如,一项研究表明,父母饮酒,孩子很可能交爱喝酒的朋友,而朋友饮酒的示范作用是很大的。另一项研究认为,父母饮酒过度将妨碍其对孩子的管教。父母没有管教能力是使孩子与具有越轨行为的同伴群体交往的主要因素。

从所有这些研究中,我们能向家长提出哪些忠告呢?

第一,鼓励和增强孩子对学校、学习成绩和长期生活目标的价值的认识,当孩子日常活动和行为与实现长期目标相抵触时,要及时指出来。

第二,改变诸如补习或课后留校的学校活动,因为这些都有可能使孩子易于与有越轨行为倾向的同伴凑在一起。

第三,要认识到你对孩子结交什么朋友有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在幼年和青春期初期。孩子可能和行为方式类似于你自己家庭的孩子交往,这可以对父母行为进行检验。

父母可以鼓励和支持孩子进行那种会使孩子与积极向上的孩子交往的课外活动。父母对孩子的管教包括:要知道孩子正在做什么,与谁交往,是否对学校的活动和学业感兴趣。上述忠告虽然不确保成功,但都是经过研究后得出的结果。


本文摘取《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一书,感谢复旦大学社学会研究人员博导陆女士赠与我们本书。因本书现已很难找到,故复制到本网站供朋友们参考(2001年10月第一版,中译本)。本书第一版于1972年发行,但放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毒品、社会与人的行为书籍目录

咨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