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第十章 更多有待揭示

2021年3月22日17:21:16 评论
摘要

匿名戒毒会,又称匿名毒瘾者互助会、毒瘾者互诫会等,英文简称(NA)。本文是该书第十章节,“更多有待揭示”,供参考。戒毒模式多种多样,适合他的,但不一定适合你。

团体心理治疗

随着我们的康复逐步进行,我们日益关注自已和周边的世界。我们的所需所想、我们的优点与义务都展示在我们面前。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没有力量去改变外面的世界,我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匿名戒毒会康复计划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通过实施精神原则来减轻生活的痛苦。我们非常幸运能够得到这个康复计划。以前,很少有人意识到成瘾是一种疾病,康复只是一个梦想。

成干上万个能负责任的、能工作的、从毒品中获得自由的成员事例证明了康复计划的有效性。如今康复对我们已成事实。通过实践这些步骤,我们重建了支离破碎的个性人格。匿名戒毒会为我们的成长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作为一个集体,我们热爱、珍惜彼此。我们一同支持我们新的生活方式。

在我们成长时,我们把“谦逊”理解成“对自身优点和责任的接受”。我们最想要的就是“对自己感觉良好”。如今我们对爱、快乐、希望、悲伤、兴奋都有了真实的感觉,而这不再是毒品引起的感觉了。

有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仍陷在旧的思想里,甚至是在实施康复计划的时候。基础要素对康复经常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避免旧的思考方式,包括旧的思想和自满的倾向。我们不能变得自满,因为疾病1天24小时都在困扰着我们。如果我们在实践这些原则的时候允许自我感觉优越或不如别人,那就孤立了自己。如果我们感到与其他成瘾者疏远了,那么我们就要有麻烦了。与康复的气氛和帮扶我们的人群分离将减慢我们的精神成长。自满使我们远离善意、关爱和同情。

如果我们不愿意倾听他人,我们便否定了自己进步的需要。当别人是对的、我们是错的时候,我们更要承认这点。当新的事物被揭示出来,我们感觉自己焕然一新。我们需要保持头脑开放并愿意做额外的事情,参加额外的集会,多接一分钟电话,帮助新入会者多保持一天不使用毒品。这种额外的努力对我们的康复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经历着新的感觉:爱与被爱,知道别人在关心着我们,我们对别人也有着关心和同情。我们发现自己正在做事并享受我们所做的事,这些事我们以前从没想过能够做到。我们犯了错误,我们接受,并从中学习。我们经历了失败,然后学着怎么去成功。我们经常在康复过程中要面临某种危机,例如深爱的人离世、财政困难或者离婚。这就是现实的生活,它不会因为我们做到不使用毒品就远离我们。我们中的一些人在康复多年以后,发现自己没有工作,没有家并身无分文。我们曾持有这种思想:“保持不使用毒品”不等于“有所回报或取得成功”,并且旧的思想带着自怜、怨恨和愤怒席卷而来。不管生活对于我们是多么的悲惨,有一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去使用毒品!

这是个完全不使用毒品的康复计划。然而有些时候,例如:万一健康出现问题,包括做手术或受到外伤,这个时候药物治疗可能是有效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毒品。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任何安全使用毒品的方法。我们的身体并不知道“医生为止痛而开的毒品”和“自己为了兴奋而用的毒品”的区别。作为成瘾者,我们自我欺骗的技能将在这种环境下达到顶峰。当找借口使用毒品时,我们经常要承受额外的痛苦。这时,要转向比我们强大的力量那里或在互助者和其他成员那里取得支持,因为他们可以阻止我们变成自己最大的敌人。在这些时候,孤独将给我们的疾病再次掌管我们的机会。诚实地分享能够驱散我们对复发的恐惧。

严重的疾病和手术给我们呈现出了特殊的难题,医生可能对我们的成瘾有着特殊的了解。但是记住:我们,而不是医生,要对自己的康复和决定负责到底。为了减少危险,我们可以考虑到一些特效的选择,如使用局部麻醉法,避免我们使用毒品。依然疼痛的时候就要停止毒品的使用,并在医院里多住些日子以防危险情况发生一一这都是我们可选择的内容。

无论我们经历的是什么痛苦,它都会过去的。通过祈祷、沉思和分享,我们使自己远离困扰并有力量可以优先保持不使用毒品。如果可能,保持和匿名戒毒会成员的紧密联系是必须的。我们的头脑如何回到旧的方式和想法是很神奇的,你可能会觉得惊异没有药物,我们要忍受多少的痛苦。然而,在这个彻底自制的康复计划里,成员在使用由专业人员为了减少身体上的极大痛苦而开的小剂量药品后无须感到内疚。

我们在康复中经历痛苦而成长,并经常发现这样的危机是一个礼物,是一个通过无毒生活而经历成长的机会。在康复之前,我们甚至无法想象是问题带来了这样的礼物。这个礼物在我们内部挖掘出力量或者重获丧失已久的自重。直到和其他成瘾者分享之前,精神成长、爱和同情都是闲置的潜力。通过在集体中给予无条件的爱,我们才能变得仁爱;并且通过分享精神的成长,我们变的更加注重精神生活。

通过向别的成瘾者传递康复的信息,可以提醒我们记住曾经自己开始的状态、曾经的感觉和行动,这样我们就能看到自己在精神上的成长。在回答别人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自己的想法变得更加清晰。新的成员是持续的希望的源泉,永远提醒我们是康复计划在起着作用。当我们和新成员在一起实践时,我们更有机会运用我们从保持不使用毒品中得到的知识。

我们已经学会看重别人对我们的尊重。当人们开始依赖我们的时候,我们非常高兴。在生命中第一次,我们被要求负责在匿名戒毒会以外的社区组织中服务。除了成瘾者和康复的人之外,没有成瘾疾病的人也看重并寻求我们的意见。我们能以一个新的方式来享受家庭的温暖,而且对于他们我们已经有了信用,而不再是麻烦或负担,如今他们为我们而骄傲。我们个人的兴趣扩展到社会甚至是政治事务,爱好和消遣给了我们新的快乐,并给了我们很好的感觉:我们对于他人不再是一个康复的成瘾者而是一个正常人。

从互助关系中得到的援助是无限的,我们花费多年用每个可以想到的方法从他人那里索取。当我们给予另一个人一些东西时,无论多么小,我们所得到精神上的感觉是用文字难以表述的。

我们是彼此的眼睛和耳朵,当我们做错时,同伴通过告诉我们自己所看不到的东西来帮助我们。有时候我们发现自己被旧的思想困扰,如果要保持热情和精神上的成长,就要不断地审查我们的感情和思想,这种热情将帮助我们的康复持续进行。

如今我们有选择的自由。在我们尽己所能的实践这个康复计划时,自我痴迷就消失了。大部分的孤独和恐惧都被集体的爱和安全感所代替,帮助一个仍在遭受痛苦的人是人生最有价值的经历之一,我们愿意去帮助他人。我们有着相同的经历,能够理解他人所不能够理解的成瘾者。我们给予希望,因为我们知道“较好的生活方式”现在就真实的在我们面前:我们给予爱,因为它曾经是那么自由地被给予我们。当我们学习怎么去爱时,新的前路己向我们敞开,爱可以使生活能量彼此传递。通过关心、分享和为他人祈祷,我们变成他们的一部分。通过共鸣,我们允许成瘾者也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当做这些的时候,我们经历着一个十分重要的精神经验并随之改变。在不同的实践水平上,改变也相应不同,因为对某人适合的某个康复阶段不一定适合另外一个人。我们不断放弃为实现私欲而做的事,而是让上苍在现阶段来指导我们此时此刻什么会起作用。

当我们变得更加信任上苍并赢得更多自我尊重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不必感觉高人一等或低人一等,做自己才是我们真正的价值所在。我们的自我意识,一度如此强大并占主要地位,现在因为我们和仁慈的上苍一同并肩作战,就可以克服它了。我们发现当我们不再固执,我们会更加富有、幸福和充实。

基于我们生活中真实有价值的原则和理想,现在我们能够做出明智的决定了。通过用精神想法塑造我们的思想,我们可以自由地变成我们想成为的人;通过我们对仁慈上苍的依赖,我们现在能够克服掉曾经惧怕的东西。信念取代了恐惧并给予我们自由。

在康复中,我们努力地去感恩:我们为持续不断的上苍意识而感恩。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遇到认为解决不了的困难,就请求上苍帮我们来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一个精神的觉醒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当我们精神成长时,就能看到一个更广阔的现实景观。对精神和身体上的新的经验保持开放思想是更好去觉醒的钥匙。当我们精神上成长时,自身的感觉和生活的目标便和谐相处了。通过爱自己,我们才能真正的去爱别人。这是实施康复计划带来的精神觉醒的结果,我们发现自己敢于去关心和爱了!
毒品的使用直接影响了较高的精神和感情功能,例如意识和爱的能力。生存技能减弱到动物的水平,精神崩溃、感觉消失。这似乎有些极端,但是我们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康复,我们梦想成真。我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变得富有或有名。但是,通过意识到更高力量的意愿,我们的康复梦想变成了现实。

康复带来的持续奇迹之一是我们变成能工作、能负责任的社会成员。我们需要谨慎对待那些让我们自我膨胀的经历、声望和操纵,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困难的。我们发现要做一个能工作,能负责任的社会成员,首要的事情就是康复。匿名戒毒会没有我们能够生存下去,但我们没有匿名戒毒会却寸步难行。

匿名戒毒会提供给我们一个从成瘾疾病中康复的承诺及解决方法,我们将在自己制造的监牢中获得解脱。仅仅为今天而活,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们经常搞不清楚所做的事是如何对我们起作用的。我们此时此刻康复,未来变成一个令人兴奋的旅程。如果当我们刚接触这个康复计划时,我们写下了我们所期望的事情,那是在欺骗自己。无望的生活难题如今已经有了快乐的改变,我们的疾病被抑制,现在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我们逐渐变得思想开放,对生活中各个领域的新思想都能开放的接受。通过积极地倾听,我们听到了许多对我们有用的事情。在精神成长的过程中,倾听的能力是一份礼物和精神成长。当我们对这个礼物敞开心扉,生活就被赋予新的意义。为了得到,我们必须愿意付出。

在康复中,我们对乐趣的看法改变了。我们现在自由地享受生活中简单的东西,例如匿名戒毒会这个集体自然地和谐生活。当我们回首望去,要感谢我们的新生活,这和过去能带给我们快乐的毒品是多么的不同!

当使用毒品时,我们认为自己拥有着不吸毒者所没有的虚幻快乐。而精神生活使我们逐渐充实,我们为自己、为我们在生活中所拥有的真实感觉而充满感激。自从康复一开始,我们就发现“快乐不是来自于物质,而是来源于我们的内在”。我们发现:当抛弃了自我痴迷,我们就能够理解“幸福、快乐、自由”的真正含义。难以言表的快乐来自心与心的分享,我们不再为得到接受而去撒谎。

匿名戒毒会提供给成瘾者一套康复计划,这不仅仅是无毒的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方式不仅比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狱要好,而且比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一种生活都要好。我们已经找到出路,并且我们看到这对别人起了作用。在每一天中都有更多的事物被发现、被拥有、被享受。

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目录》(可点击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