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第十章 更多有待揭示

2021年3月22日17:21:16 评论

团体心理治疗

随着我们的康复逐步进行,我们日益关注自已和周边的世界。我们的所需所想、我们的优点与义务都展示在我们面前。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没有力量去改变外面的世界,我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匿名戒毒会康复计划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通过实施精神原则来减轻生活的痛苦。我们非常幸运能够得到这个康复计划。以前,很少有人意识到成瘾是一种疾病,康复只是一个梦想。

成干上万个能负责任的、能工作的、从毒品中获得自由的成员事例证明了康复计划的有效性。如今康复对我们已成事实。通过实践这些步骤,我们重建了支离破碎的个性人格。匿名戒毒会为我们的成长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作为一个集体,我们热爱、珍惜彼此。我们一同支持我们新的生活方式。

在我们成长时,我们把“谦逊”理解成“对自身优点和责任的接受”。我们最想要的就是“对自己感觉良好”。如今我们对爱、快乐、希望、悲伤、兴奋都有了真实的感觉,而这不再是毒品引起的感觉了。

有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仍陷在旧的思想里,甚至是在实施康复计划的时候。基础要素对康复经常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避免旧的思考方式,包括旧的思想和自满的倾向。我们不能变得自满,因为疾病1天24小时都在困扰着我们。如果我们在实践这些原则的时候允许自我感觉优越或不如别人,那就孤立了自己。如果我们感到与其他成瘾者疏远了,那么我们就要有麻烦了。与康复的气氛和帮扶我们的人群分离将减慢我们的精神成长。自满使我们远离善意、关爱和同情。

如果我们不愿意倾听他人,我们便否定了自己进步的需要。当别人是对的、我们是错的时候,我们更要承认这点。当新的事物被揭示出来,我们感觉自己焕然一新。我们需要保持头脑开放并愿意做额外的事情,参加额外的集会,多接一分钟电话,帮助新入会者多保持一天不使用毒品。这种额外的努力对我们的康复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经历着新的感觉:爱与被爱,知道别人在关心着我们,我们对别人也有着关心和同情。我们发现自己正在做事并享受我们所做的事,这些事我们以前从没想过能够做到。我们犯了错误,我们接受,并从中学习。我们经历了失败,然后学着怎么去成功。我们经常在康复过程中要面临某种危机,例如深爱的人离世、财政困难或者离婚。这就是现实的生活,它不会因为我们做到不使用毒品就远离我们。我们中的一些人在康复多年以后,发现自己没有工作,没有家并身无分文。我们曾持有这种思想:“保持不使用毒品”不等于“有所回报或取得成功”,并且旧的思想带着自怜、怨恨和愤怒席卷而来。不管生活对于我们是多么的悲惨,有一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去使用毒品!

这是个完全不使用毒品的康复计划。然而有些时候,例如:万一健康出现问题,包括做手术或受到外伤,这个时候药物治疗可能是有效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毒品。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任何安全使用毒品的方法。我们的身体并不知道“医生为止痛而开的毒品”和“自己为了兴奋而用的毒品”的区别。作为成瘾者,我们自我欺骗的技能将在这种环境下达到顶峰。当找借口使用毒品时,我们经常要承受额外的痛苦。这时,要转向比我们强大的力量那里或在互助者和其他成员那里取得支持,因为他们可以阻止我们变成自己最大的敌人。在这些时候,孤独将给我们的疾病再次掌管我们的机会。诚实地分享能够驱散我们对复发的恐惧。

严重的疾病和手术给我们呈现出了特殊的难题,医生可能对我们的成瘾有着特殊的了解。但是记住:我们,而不是医生,要对自己的康复和决定负责到底。为了减少危险,我们可以考虑到一些特效的选择,如使用局部麻醉法,避免我们使用毒品。依然疼痛的时候就要停止毒品的使用,并在医院里多住些日子以防危险情况发生一一这都是我们可选择的内容。

无论我们经历的是什么痛苦,它都会过去的。通过祈祷、沉思和分享,我们使自己远离困扰并有力量可以优先保持不使用毒品。如果可能,保持和匿名戒毒会成员的紧密联系是必须的。我们的头脑如何回到旧的方式和想法是很神奇的,你可能会觉得惊异没有药物,我们要忍受多少的痛苦。然而,在这个彻底自制的康复计划里,成员在使用由专业人员为了减少身体上的极大痛苦而开的小剂量药品后无须感到内疚。

我们在康复中经历痛苦而成长,并经常发现这样的危机是一个礼物,是一个通过无毒生活而经历成长的机会。在康复之前,我们甚至无法想象是问题带来了这样的礼物。这个礼物在我们内部挖掘出力量或者重获丧失已久的自重。直到和其他成瘾者分享之前,精神成长、爱和同情都是闲置的潜力。通过在集体中给予无条件的爱,我们才能变得仁爱;并且通过分享精神的成长,我们变的更加注重精神生活。

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目录》(可点击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