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第八章 我们是能康复的

2021年3月22日17:02:24 评论
摘要

匿名戒毒会,又称匿名毒瘾者互助会、毒瘾者互诫会等,英文简称(NA)。本文是该书第八章节,“我们是能康复的”,供参考。戒毒模式多种多样,适合他的,不一定适合你。

戒毒团辅

俗话说“政治让人同床异梦”,毒品成瘾却使我们成为同一类人。我们的个人经历可能千差万别,但到最后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个共同的疾病或者说紊乱就是毒品成瘾。我们知道出于两点构成成瘾疾病:痴迷和强迫。

何为痴迷?固定的观念让我们一次又一次使用某种毒品或是替代品,去重获我们一度熟知的放松和慰藉。

何为强迫?一旦由一剂毒品,一片药物,或一杯酒精开始了整个过程,我们就不可能单靠自己意志力去停用毒品,因为我们的身体对于毒品的敏感性,我们完全地受制于比我们自身强大的多的摧毁性力量。

等到无路可走了,我们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如常人一样的功能,无论使用还是不使用毒品,我们都面临相同的困境。还有什么能做的呢?似乎只有这两种选择了:要么尽我们所能走向苦的尽头——(坐牢,被社会机构收容或死亡);要么找到新的生活方式。

在过去的日子,鲜有成瘾者能选择后者,如今的成瘾者要幸运的多。在人类整个历史中,首次出现了一条简单的道路,在众多成瘾者的人生中做出了自我证明。它适用于我们所有人,这是一个简单的、精神心灵上的(非宗教的)庭复计划,它就是匿名戒毒会。

(以下这段蓝色字体文字是1965年撰写的)

15年前,当我的成瘾疾病让我走到了完全无能为力、一无是处和稍有臣服时,那时并没有匿名戒毒会。我找到了匿名戒酒会,在那里遇到其他将康复项目作为自身问题解决方法的成瘾者。然而,我们发现很多人还走在幻想破灭,堕落和死亡的路上,因为他们无法和AA中的酒鬼互相感同身受。他们的互认认同是处在有鲜明症状的范围内,而不是在更深层次的情绪或情感上,只有心灵上的共鸣对所有的成瘾者才能有治愈的作用。我与其他几个成瘾者,以及匿名戒酒会中对我们康复项目有着巨大信心的一些AA会员,在1953年七月创建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匿名成毒会。我们感到如今的成瘾者能从一开始就获得每个人所需的彼此认同,通过以康复多年的他人为榜样,使自己信服自己能保持清醒。

无需言语的彼此认可、信念和相信,这些康复所需的最重要的东西,在过去的这些年中自身做出了证明。这些我们称之为内心的共鸣,创造了氛围,我们在其中体会到了接触的真实性,明白了我们大多数人迷失多年的内心价值感。在康复项目中,我们的人数和力量都在增长。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清醒的成瘾者,出于他们自己的选择和在自由的社会里能够在他们乐意的地方会面,维护他们的康复出于完全地富于造性的自由。

甚至有成瘾者会说,按我们所计划的去做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们相信在公开日程安排的会议上一一不再如其他团体试图躲躲藏藏,我们相信这种方法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主张远离社会的人”所发起的各种其他方法。我们感到成瘾者在日常生活中越早地面对他的题,就能越快地成为一个真正高效的公民。我们最终必须要独立地按生活的本来面目来面对生活,所以为何不从头就开始呢。

当然,也有很多人复吸了,也有很多人完全的消失了。然而,很多人留了下来并且有些人在遭遇挫折之后重新回来。事实上更闪亮的部分就是我们现在的成员们,很多人保持了长时间的完全戒除毒品而且能更好的帮助新来者。他们的态度:以“我们的步骤和传统”为精神内心的价值与基石,这是不断增长的力量,给我们的康复计划带来改善和统一。如今,我们知道是时候让那老生常谈“一朝成瘾,终生成瘾”不再被社会或成瘾者本身所接受了。我们能康复。

康复始于投靠匿名戒毒会。从这一点上看,我们每个人都会被提醒:一天不使用毒品就是一天的胜利。在匿名戒毒会,我们的态度、想法和反应都在改变。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无异于他人,同时开始理解和接受我们的身份。只要有人类存在,成瘾疾病就存在。对于我们而言,成瘾疾病就是:对使用推毁我们的毒品的痴迷和强迫自己继续使用毒品的冲动。彻底地戒除是我们新生活方式的基础。在过去,成癮者是没有康复的希望的。在匿名戒毒会里,我们学会去分亭成瘾者共有的、并且是无法控制的孤单、愤怒和恐惧。旧思想通常使我们陷入麻烦之中。

我们无法有所成就,而是专注于它的空虚和毫无价值上。我们无法面对自己的成功,所以失败通常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在康复过程中,失败只是暂时性的挫败,而不是把自己连在一个无法推毁的链条上。诚实、开放的思想和心甘情愿去变化一一这些新态度可以帮助我们承认错误并去寻求帮助。我们不再强迫自己扮演违背自己真实面目的角色和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

大多数的成瘾者抵制康复,因为我们和他们分享的康复计划会阻碍他们使用毒品。如果新入会者告诉我们,他们能以任何方式继续使用毒品而不受到任何不良影响,我们认为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是成瘾者,另外一种就是他们的疾病还没有变得很明显,他们还在否认着自己的成瘾性疾病。成瘾疾病和停止服药歪曲了合理的想法,新来者经常专注于不同点而不是共同点,他们寻找方法去驳斥成瘾的证据,使自己丧失康复的资格。

我们许多人在开始时也有过同样的经历。所以当我们和別人一起实践的时候,我们尽量不去做或说那些能使他们找到借口而复吸的任何事情。我们知道诚实和共鸣是必须的,完全地将自己交托是康复的钥匙,完全自制是唯一对我们起作用的事情。在我们的经验中,向康复计划彻底交托自己的成瘾者都走上了康复之路。

匿名戒毒会是一个精神成长计划,而不是宗教性的。任何不使用毒品的人都是一个奇迹,保持住这种奇迹是一个正在进行的觉醒、交托和成长的过程。对一个成瘾者而言,不使用毒品是一种反常的状态。我们学着去不使用毒品而生活,对自己诚实并从事物的两面性出发去思考。起初,做决定是很难的。在我们能做到不使用毒品之前,成瘾者中大多数人都被冲动所引导。今天,我们不再受这种思想的禁锢,我们是自由的。

在康复中,我们发现接受现实是必要的。一旦我们能够这么做,我们发现在改变我们思想的努力中,使用毒品就变成了非必要的。没有了毒品,如果我们接受自己和世界的本来面貌,我们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发挥作用。我们得知冲突是现实的组成部分,我们学到矛盾是现实的一部分,我们学会解决矛盾的新方法而不是逃避。它们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学会对待问题不那么感情用事,在处理手头上的事情时,尽量不强迫自己想出解决方法。

我们学会如果一个解决办法不实用,它就不是精神上的方法。在过去,我们把小的事情变成了大的问题,把无意义的事情夸大。而我们最好的想法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在康复过程中,我们学会依靠比我们强大的力量,我们没有所有的答案和解决办法,但是我们能够学会无毒生活。如果记得“就在今天”去生活,我们就能保持不使用毒品并享受生活。

我们不需要对我们的疾病负责任,我们只要对康复负责。当我们开始应用我们所学到的,生活就会开始变得更好。有些成瘾者已经康复,已经从使用毒品的痴迷中解脱,并且正在享受新的生活。我们从这些康复的成瘾者那里寻求帮助,不必一定要理解计划才能让计划起作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遵循指导。

我们通过12步骤得到解脱,这在康复过程中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们是一个新的精神方法,可以使我们参与到康复过程中来。

从第一天开始,12步骤就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起初,我们可能充满着消极因素,而且只能实施第一步骤。后来,我们的恐惧慢慢减少,可以更充分的来利用这些工具和我们的优点。我们意识到旧的感觉和恐惧都是疾病的病症,现在真正的自由成为可能。

当我们康复时,我们对不使用毒品有了新的看法,享受着从使用毒品的欲望中释放而得到自由的感觉。我们发现,遇到的所有人最后都对我们有帮助。我们变得能够接受,也能够给予。生活变成一种新的冒险。我们开始对“幸福、快乐和自由”有更新的了解。

没有一成不变的康复中的成瘾者模式,当毒品远离,成瘾者实践此康复计划时,好的事情就会发生。梦醒了,新的可能出现了。我们对精神成长的心甘情愿使我们保持愉快。当我们采取行动,实践12步骤时,结果就是:我们的性格发生了变化。重要的是我们的实践,我们把这个结果托付给更高的力量去处理。

康复是一个接触的过程:我们没有了接触和被接触的恐恨。我们得知在我们感到孤独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充满爱意的拥抱就可以让世界变得与众不同,我们体验着真爱和真正的友谊。

我们知道我们对不可治愈、逐步恶化和致命的疾病是无能为力的。如果不抑制疾病,病情就会不断恶化,直至死亡。我们对付不了痴迷和冲动,唯一的选择就是停止使用毒品并开始学会怎么样生活。当我们愿意去遵循这个康复计划并愿意使用适用于我们的帮助,全新的生活成为可能。在这条路上,我们康复了。

今天,我们在匿名戒毒会这爱的海洋里安全的徜徉,我们终于能正眼看他人,并为我们是谁而由衷地感激。

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目录》(可点击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