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第七章 康复与复发

2021年3月22日16:56:28 评论
摘要

匿名戒毒会,又称匿名毒瘾者互助会、毒瘾者互诫会等,英文简称(NA)。本文是该书第七章节,“康复与复发”,供参考。戒毒模式多种多样,适合他的,但不一定适合你。

团体戒毒辅导

许多人以为康复就是不吸毒,认为复发代表全盘的失败,而长时间的没有使用毒品就代表完全的成功。在匿名戒毒会的康复计划里,我们发现这种观念过于简单化。一个成员参加我们的团体有一段时间后,似乎要一次复发的震撼经验才能促使他更积极的去实践康复计划。同样的,我们也观察到有些保持很久已没吸毒的成员,他们的不诚实与自欺使他们无法享受完全的康复和融入社会。然而完全并持续的不使用毒品,加上与NA的成员保持密切的联系和认同感乃是成长的最佳根基。

虽然所有的成瘾者在本质上都是雷同的,但我们疾病的严重性及康复的进度却有个别的差异。有时候复发将成为完全得自由的基础,有时候唯有经过翻天覆地也坚决不去使用毒品,直到安然度过危机,オ能获得自由。无论是透过什么方法,当一个成瘾者即使暂时能脱离使用毒品的需求或欲望,并不被执着的思考和强迫性的行为所控制,他就已经达到决定他康复的转折点。有时候,真实的独立与自由的感觉就悬挂在此。我们很想单独的踏出去,再次的掌管自己的生活,但也知道我们所以有今天是因为我们依靠了一位比我们更大的力量,并因为我们同理心的彼此互助的关怀与照顾。

在康复的过程中,我们经常风声鹤唳,处在挥之不去的恐惧里。也许我们的生活又再度变得毫无意义、单调和无聊。经过多次反复后,我们也许对新的思考开始感到厌倦,对新的活动感到身体疲累,但的确知道如果没有如此的持续下去,必会回到以前的行为。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去实践我们所有的,就必失去我们的一切。这些日子往往是我们最有进展的时候,我们的身心虽然厌烦,但改变的动力或真实的转変却在我们内心的深处发酵,引导我们内在动力的转变,改变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目标不仅是不使用毒品,而是藉由12步骤来经历康复。成长是需要付出努力的,无法以移花接木将新的观念灌输于封锁的思想,因此无论如何,必须先找出一个入口,但唯有我们能开放自己的思想,因此必须意会到自己两个固有的敌人,就是冷漠和拖延。我们对改变的抗拒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唯经过万马奔腾、万劫不复,才能引起任何的改変或发起其它的行动。如果我们能安然无恙的度过,复发将是这废墟过程所需的炸药。有时候我们身边人的复发或随着复发后的死亡会将我们唤醒,促使我们知道务必要采取积极的个人行动。

我们已经见到许多成瘾者来到匿名戒毒会中,尝试我们的康复计划并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使用毒品。过了些时候,一些成瘾者不再与其他成瘾者接触,最终又沉沦于瘾症中。他们又忘记了“一次用毒便是死亡循环的开端”。他们试着去有所控制,尝试有节制的使用,或只用某种毒品。但这些方法无一对成瘾者起作用。

复吸是一个现实,它可能会发生并且真的发生了。一些经验表明那些不在日常生活中运用我们的康复计划的人可能会复吸。然后他们再回到这里寻求康复。或许在复吸前,他们己经保持许多年不使用毒品。即使他们足够幸运又一次回来NA,他们也已经浑身颤抖的吓人。他们说复吸比以前的瘾症更可怕。我们没有看到过运用匿名戒毒会康复计划于生活中的人有过复吸。

复吸经常是致命的,我们已经参加过我们所爱人的葬礼,他们都是因为复吸而死,他们死去的方式也不尽相同。经常我们看到复吸者迷失了很多年,他们生活在悲惨中,那些进了监狱和戒毒所的人可能活了下来,他们可能重新进到匿名戒毒会中。

在日常生活里,我们受到精神和感情的影响,导致我们的身体对复吸没有抵抗力。因为成瘾疾病是一个不可治愈的疾病,成瘾患者容易复发。

没人逼我们复吸,我们是有选择的。复吸绝不是偶然,复吸意味着我们在康复计划中有所保留。我们开始忽视计划,在日常生活中留下漏洞。没有意识到前方的陷阱,我们在自己认为能够控制毒品的信念中盲目地蹒跚着。迟早我们会掉进“毒品使生活变得轻松”的幻想中。我们相信毒品能够改变我们,忘记了这些改变是致命的。当我们相信毒品能够解决麻烦并忘记它还能对我们做些什么时,我们真的麻烦了。除非继续使用毒品或自己能控制使用毒品的幻想被打碎,不然我们就是在签署自己的死亡通知书。由于某种原因,对个人事务的不关心会降低了自信,这在生活各个方面都会有重复的可能。

如果我们不参加集会,忽略或不参与十二步骤,来逃避我们新的责任,我们的康复计划就停止了。这些就是导致复吸的一些事情。我们可能感觉到自己正在发生变化。我们保持开放思想的能力消失了,可能变得对任何人或任何事都易怒和愤恨,并开始拒绝那些和我们关系密切的人。我们孤立自己,在短时间内厌恶自己。甚至没有使用毒品,都能回复到过去那种最为病态的行为方式中。

当愤恨或其他任何情绪剧变出现时,实践和运用步骤的失败导致了复吸。

痴迷式行为是成瘾人群的共同特征。我们有些时候会尽力去充实自己直至满足,但我们发现没有让我们满足的方法,我们成瘾疾病的一部分就是我们永远不满足。有时候我们忘记这些并认为,如果我们能有足够的食物或者足够的性或者足够的钱,我们将会满足,一切就都变得好起来。任性可能让我们在虚伪、自我、贪婪、狂妄自大的基础上做出决定。我们不想犯错。

我们的自我告诉自己能够做到,但是很快又陷入孤独和偏执中。我们发现我们无法独自做到:当我们努力自己去做时,事情会变得更糟。我们需要被提醒自己是从何而来,如果我们继续使用品,我们的疾病会恶化。这就是需要匿名戒毒会帮助的时候了。

我们并不能在一夜之间就康复,当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时,我们经常是为它辩解。我们常常变的在自我痴迷中变得极端,来覆盖过去的轨迹,而忘记了如今我们有其他选择。因此我们的疾病更严重了。
在自我毁灭的性格中,有某种渴求让我们注定失败。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成功并非我们应得,这是对成瘾者的普遍认识。自怜是所有性格缺陷中最具毁灭性的一个,它将耗尽我们所有的积极能量。我们专注于不顺心的事情上,而忽略了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东西,我们对改善自己的生活没有真实的渴望,甚至不是真的想活下去。我们步步深陷,一些人永远也不会康复了。

如果我们要生存下去,我们必须要重新学会那些忘记了的事情,并建立一个新的生活方式,这就是匿名戒毒会的全部。戒毒会由关心那些绝望、垂死的成瘾者的人组成,及时地教给他们如何无毒生活。很多人对来到我们匿名戒毒会有难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患上了成瘾疾病。我们有时候将我们过去的行为看作是自己的一部分,而不是自身疾病的一部分。

我们采取第一步。我们承认对自己的成瘾疾病无能为カ,对自己的生活无法控制。慢慢地,事情有所好转,我们开始重新获得自信。我们的自我告诉自己:自己就能够做到。事情渐渐好转,我们想我们真的不再需要这个康复计划了。骄傲自大是一个红色警示灯,孤独和偏执又回来了。我们明白我们不能靠自己完成康复,事情又变得糟糕了。

这一次,我们要发自内心地实践第一步骤。然而,会有那么几次,我们真的想使用毒品。我们想逃离,感到厌恶。我们需要被提醒:我们曾从哪里来?这一次的使用可能导致更槽的情况。这就是我们需要康复计划的时候了,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了。

当我们忘记了曾经让我们在生活中得到自由的努力和实践,自我毁灭替代了感恩,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否则我们就有复吸的危险,继而威胁我们的生命。对现实仍存有幻想而不是运用借助康复计划这个有力的工具,我们就会走向孤立。孤独将在内心杀死我们,毒品继而占据主要位置。使用毒品后期,我们将经历的症状和感觉比以前更为强烈,如果我们再不将自己臣服于匿名戒毒会,这种影响肯定会毁灭我们。

复吸可以是一个毁灭性力量,杀死我们或把我们引向对真实的自我的认知。“使用毒品的悲惨结局”对于“它能带给我们的短暂解脱”是不值得的。对我们来说,使用毒品就是死亡,而且是多种方式的死亡。

在康复过程中最大的绊脚石就是对自己或别人的不现实的期待。人际关系可以是非常痛苦的地带,我们倾向于沉溺于幻想,和计划将发生的事情。当幻想没有实现,我们变得愤怒和怨恨。我们忘记了自己无力去控制其他人。一些旧的思想和孤独、绝望、无助、自怜的感觉蔓延开来,而互助者方法、集会、文字资料和所有其他积极的因素都离开了我们的意识。我们必须把康复始终放在第一位并且做事要有优先顺序。

写下“我们所要的,我们要求的,我们得到的,与助帮者或其他值得依赖的人分享的”东西,可以帮助我们克服那些消极情绪。让传授经验的人给予我们希望会好起来。无能为力是巨大的绊脚石,当我们需要承认我们的无能为力时,我们可以先寻找方法施加能量去克服它。在筋疲力尽之后,我们再来开始和他人分享,并找到希望。

日常参加集会,过好每一天,读文字资料等等,好象把我们的态度又转向积极。自愿尝试“对别人起作用的事情”是很重要的,甚至是在我们认为自己不需要参加的时候,集会仍是我们力量和希望的来源。分享我们想要使用毒品的想法是很重要的。要是说成瘾者都不想使用毒品,新入会者一定会感到惊异。当我们感觉旧的冲动再次来袭,我们想必肯定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匿名戒毒会中的其他人无法理解。

记住使用毒品的欲望会过去的,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再复吸,无论我们感觉怎样,所有的感觉最终都会成为过去。

康复的过程是一个持续的,不断上升的旅程。康复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疾病的过程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即使是在戒毒期内。

我们无力地来到这里,通过匿名戒毒会其他人的帮助我们找到了力量,但是我们必须为此而伸出双手。现在我们在匿名戒毒会中不使用毒品,我们需要很了解我们的人陪伴身边,我们彼此需要。匿名戒毒会是个幸存者的集体。它的优点之一就是:在我们的康复中,它让我们可以和最理解我们、最能帮助我们的人紧密地推心置腹、有规律地交流沟通。好的思想和意图如果不付诸实践是没有帮助的。伸出求助之手是我们求得自由的斗争之始,它将打破自我囚禁的围墙。疾病征兆之一就是疏远,诚实地分享将使我们走向康复。

我们在集会上如此受欢迎,这让我们感到很自在,并因此而心怀感恩。如果不保持参加这些集会和不使用毒品,我们实践这些步骤就会很困难。任何毒品的使用都将打断康复的进程。

我们都发现:我们通过帮助别人可以激励自己生活过得更好。大多数人一次一次受伤,从中学会了求助。我们发现分享痛苦,痛苦就会减少。匿名戒毒会的成员们愿意帮助复吸者康复,并在被提问时提供有用的建议。匿名戒毒会的康复肯定来源于内部,没有任何人是为别人才保持不使用毒品的,大家都是为了自己。

在我们疾病当中,我们要对付一个“毁灭性的、比我们强大的、导致复吸的”野蛮力量。如果我们复吸过,那么牢记尽可能快点回到集会上是很重要的。否则,我们距离死亡只有几个月,几天或者几个小时,我们的疾病是如此狡猾,以致于把我们带到一个不可逆转的境况之中。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如果我们能做到,在我们还可以这么做时,就一定要回到康复计划中来。一旦我们复吸,就又被疾病控制了。

无论我们保持不使用毒品多长时间,我们都不可能完全康复。自满是成员们在不使用毒品期间的敌人。如果我们一直自满,康复的进程就会停止。疾病的症状就在我们身上表现出来,否认将伴随着痴迷和强迫一同而来。内疚、悔恨、恐惧和骄做可能变得难以忍受,很快地我们被赶进了死胡同。“否认”和“第一步骤”在头脑里发生冲突,如果让使用毒品的痴迷占了上风,我们就难逃劫数。只有彻底完全地接受第一步骤才能救我们,我们必须完全将自己交托给匿名戒毒会的康复计划。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不使用毒品,这使得其他阶段的康复成为可能。只要我们保持不使用毒品,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有最大的可能来战胜疾病,为此我们心存感激。

许多人都是在一个受保护的环境下做到不使用毒品的,比如康复中心或康复所。当我们重新回到社会,感到迷失混乱和脆弱。尽可能经常地参加集会将减少这种变化的冲击,集会提供了让彼此可以分享的地方。我们开始实践这个计划,学会在生活中应用精神规则。我们必须应用我们所学的,否则就会在复吸中将其丢失。

如果我们不相信匿名戒毒会和匿名戒毒会的成员,我们将感到自己无路可走。起初,我们被迷惑和恐吓。我们和毒友相处不再感到舒服,我们不总是在家,而是去参加集会。通过经验的分享,我们开始不再恐惧。分享得越多,我们的恐惧被赶走得越多,我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分享。成长意味着改变,精神上的维持意味着不断的康复,孤立对于精神成长是极其危险的。

那些发现匿名戒毒会并开始实战这些步骤的人与其他人建立了联系。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学会克服想要从自身和感觉中逃离、隐藏的冲动。忠于自己的感觉可以帮助他人认同我们。我们发现当我们诚恳地交流时,我们才能触及彼此。诚实需要实践,没有人是应该完美的,当我们泥足深陷、倍感压力时,诚实是很大的精神和情感力量。和他人分享可以使我们远离孤立和孤独,这个过程是精神的创新行为。

当我们实施这个计划,应该每天实践这些步骤。在运用精神原则时,它们给了我们经验。得到的经验帮助了我们不断康复。无论我们保持不使用毒品多么久,都必须运用所学到的,否则就会失去它。最后,我们明白必须诚实,否则就会走上复吸之路。我们为自愿和谦逊祈祷,我们终于对错误的判断和决定能够诚实以待。我们告诉自己,对于那些我们曾经伤害过的人,我们是该受谴责的,做任何补偿都是应该的。现在我们又一次在解决问题了。我们在实施着康复计划。现在实施变得容易了,我们确定这些步骤可以阻止复吸。

复吸者有可能掉入另一个陷阱。我们可能对“我们是否能停止使用和保持不使用毒品”表示怀疑。我们从未靠自己保持过不使用毒品。受挫的我们哭着说:“我做不到!”我们最终还是回到康复计划。我们想象我们的同伴可能不会尊重使我们回来的勇气,我们学到最高的尊重就是这种勇气。我们衷心地为他欢呼。复吸并不可耻,羞耻的是再也没回到匿名戒毒会来。我们必须打破靠自己就可以做到的幻想。

当我们做不到优先不使用毒品时,另一种复吸就会发生。保持不使用毒品必须时时放在第一位。有时候,我们在康复过程中都会感到困难。当我们没有实践所学到的,情绪会导致错误。那些经历多次的人就会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勇气,克服这些困难以后,我们做好了准备,都会认同那时经常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一旦我们度过这个困难时期做到不使用毒品,我们也就得到了康复的工具,可以一次次的使用。

如果我们复吸,我们可能感觉到内次和尴尬。我们的复吸是令人难堪的,但是我们不能同时遮脸又遮屁股。我们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快地回到匿名戒毒会,把骄傲吞下肚子总比死去或长期的精神错乱要好得多。

只要我们对做到不使用毒品保持一个感恩的态度,我们发现维持不使用毒品是很容易的。表达感激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们的“经验、力量和希望”传递给仍正在遭受痛苦的成瘾者。我们已做好准备和任何遭受痛苦的成瘾者一起奋斗。日常实践康复计划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经验。如果我们受到痴迷于使用毒品的困扰,经验告诉了我们,去找一个正在康复中的成瘾者来参加一个集会。

还在使用毒品的成瘾者是以自己为中心的、易怒、恐惧和孤独的人们。在康复中,我们经历着精神的成长。当使用毒品时,我们是不诚实的、利己的,时常进出各种治疗机构。这个计划让我们成为有责任、有价值的社会成员。当我们开始对社会有用,创造性的自由让我们可以整理优先事项、先做基础工作。日常实践12步骤的康复计划,使得我们从过去改变为有更高力量指导的人,在助帮者和精神建议者的帮助下,我们慢慢学会相信和依赖我们的更高力量。

匿名戒毒会白皮书 目录》(可点击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