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酒精和毒品)问题已不容忽视

2020年12月30日00:29:17 评论

房间里的大象

这是一篇关于英国目前的成瘾疾病问题的文章,主要是吸毒成瘾和酒精成瘾两个疾病。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戒瘾行动”的工作人员,在今年年初,我们发布了文章“假如有这么一家慈善戒毒医院 你愿意捐款吗”,详细介绍了该机构。

简单来讲,“戒瘾行动”是英国的一个民间戒瘾康复的机构,具公益性质。对于没有经济能力支付治疗费用的人,会提供免费治疗。该机构的云屋非常棒,是一个综合的戒瘾治疗中心。

云屋

这就是云屋,病人可在里面免费接受治疗,但只接受重症病人,如生理机能较弱的病人。

凯特王妃

凯特王妃是该机构的代言人。

下面是该机构的市场和战略总监,莎莉·本顿在2020年9月30日发布的文章,表示国家应该重视成瘾问题,多给与资金和人力的支持,仅靠民间机构是无法解决成瘾的问题,尤其是现在疫情期间,这类问题尤为突出。

这其实是西方社会和我国的不同之处,我们国家的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在每个城市都有(包括农村),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完善和如此数量的基于社区街道的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并且还是国家资金支持。

上瘾是每个人的事

为什么现在是谈论上瘾的时候。长得超过房间的大象(英国谚语,意思是一些非常显而易见的,可是却一直被忽略的问题)。

在“戒毒行动”上,我们毫不惊讶地了解到英国有800多万人大量饮酒,有时甚至达到危险水平。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家庭与我们取得联系寻求帮助,这对我们来说也不足为奇。

正如英国皇家精神病医学院最近的报告所强调的那样,连续数年的经费削减确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由于英国的治疗场所数量越来越少,旅行的限制也降低了到国外接受治疗的机会,因此很难想象所有因上瘾而需要专家帮助的个人和家庭都能得到治疗。

这可被视为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上瘾并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它越来越多与COVID-19相关的社会、经济和公共健康问题相结合——失业、债务、无家可归以及大量的身心健康问题。

托尼·拉奥博士向我们表示,在COVID-19大流行后,有800万人饮酒超过低风险水平,其中50万人的饮酒程度表明酒精上瘾。尽管这在30多岁和40多岁的人群中增长最快,但在50多岁和60多岁的人群中,依赖性饮酒的人数逐渐增加。

在“戒瘾行动”中,我们正在竭尽所能解决日益高涨的治疗需求。由于我们员工的聪明才智和敬业精神,我们位于威尔特郡专业上瘾治疗中心云屋的大门依然敞开着。由于我们捐助者的坚定支持,我们继续向各行各业的人提供挽救生命的治疗,包括那些无法获得治疗资金的人。

但是,上瘾是每个人的事,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复杂议程。按理说,成瘾应在有关禁足对弱势儿童和家庭的负面影响的所有谈论中都要体现出来。

关于儿童健康和福祉的讨论也应包括这一点,特别是那些在长期缺课后难以顺利返校的儿童。还应讨论以下问题:青少年在禁足期间所经历的孤独感及其增加,上瘾所带来或加剧的紧张家庭关系对他们的影响。

在所有这些谈话中,人们往往很少提及上瘾。上瘾这个话题充其量只是一个事后的想法——它是房间里的大象,而这本该是每个人的事。现在不是退缩或视而不见的时候。上瘾可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任何人的一生。它会以难以想象的方式打击我们——不分青红皂白、未经允许。

在大流行后的世界,我们希望看到的“新常态”是一个在困难时刻不会抛弃他人的社会。我们希望看到这样一个社会,它能帮助人们,让他们看到摆脱成瘾,过上长久幸福的生活是可能的,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随时能得到帮助。这些都不是不合理的要求。人们应该获得更好的治疗以及以社区为重点的康复服务,并为儿童和家庭提供专门的干预措施。在目前的情况下,对专业治疗缺乏重视和长期资金不足的情况不再是可以接受的,也不再是可行的。

现在是谈论上瘾的时候了,这头大象已经突破了房间,失去了控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