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优秀的禁毒社工是怎样的

2020年11月6日01:04:08 评论

禁毒社工不简单,一名优秀的禁毒社工更不简单。需要良好的综合素质,和各类基础知识的体系架构。比如要懂点心理学、医学、生物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因为禁毒社工在帮助戒毒人员的过程中,需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才能打开戒毒人员的心扉;需要帮助戒毒人员脱贫,找到合适的工作,乃至创业;需要修复戒毒人员的家庭关系。

本文讲述的就是一位优秀社工的故事。

郑湾湾:一名禁毒社工的酸甜苦辣(来源:湖北禁毒)

“大家常说,酸甜苦辣皆是人生滋味。从事禁毒工作以来,我也品尝到了这些味道。”

31岁的郑湾湾是荆门市掇刀区白庙街道中心戒毒社区的禁毒社工。两年前,偶然间踏上禁毒之,随着对禁毒工作的深入了解,她渐渐爱上了这份饱含着“酸甜苦辣”的工作。

青少年法制教育

酸的滋味令人无奈

禁毒社工看起来是份简单轻松的差事,其实背后的心酸常常不为人所知——不被理解遭来“白眼”、上门吃“闭门羹”时有发生。

王某是郑湾湾负责管控的社康人员。刚开始和他接触时,郑湾湾发现他很不自信,总是低着头,不爱说话。王某找了份销售保险的工作,但是没干多久就辞职了。

王某打算外出务工向郑湾湾请假。跟其监护人沟通后,郑湾湾同意王某外出,反复交代他要主动到当地派出所报到,定期尿检。然而,自从外出打工开始,王某以脚扭伤为借口延迟尿检时间直至后来拒接电话逃避尿检。

郑湾湾多次跟他的家人朋友电话联系、上门走访得到的回复都是不理不睬。当时,她并没觉得“酸”。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真正令郑湾湾感到心酸无奈。

荆门市禁毒社工

长时间失联后,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王某因违反社区戒毒(康复)协议被派出所查获,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派出所民警上门办案时,王某的母亲一直为儿子辩解,甚至阻碍公安民警执法。看着这位溺爱孩子的母亲,同为人母的郑湾湾唏嘘不已。她安抚着王母的情绪,反复讲明道理,让老人明白一次次的纵容只会让孩子走向深渊。

最终,王某的母亲抹着眼泪,同意配合公安机关和社区工作,督促儿子早日戒断毒品。

苦的滋味使人忧伤

很多人说,一次吸毒,终身后悔。有两年禁毒社工经验的郑湾湾对此深有体会。一幕幕吸毒者追悔莫及的场景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辖区一名社区戒毒人员李某,目前在武汉同济医院住院治疗肺结核。年近50岁的李某,儿子不满3岁。第一次家访时,郑湾湾发现,李某因为长年吸毒,被病痛折磨得瘦骨嶙峋,桌上摆着一大堆药。“这些药吃了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定期到医院复查,身体还是不见好转。儿子一直由他外婆带,我不敢太靠近他,担心把病传给孩子……”想到自己无力照顾年幼的孩子和双鬓斑白的老父亲,李某懊悔不已。

禁毒社工帮扶

“人生没法重来,你以为可以改过自新,享受生活的时候,可能已经被毒品掏空了身体,发觉一切为时已晚,只能追悔莫及。”开展禁毒宣传教育时,郑湾湾常常这样感慨。

辣的滋味激发动能

一次吸毒,终生戒毒。白庙街道中心戒毒社区的冯某社区戒毒一年,但在毒友的利诱下,侥幸心理驱使他再次复吸。再次落入法网的冯某,被强制隔离戒毒。

看到像冯某这样的复吸人员,郑湾湾觉得心里“火辣辣”的。此前的努力付之东流,除了为复吸人员感到惋惜,她内心有种强烈的挫败感。

正是这些活生生的反面案例,激起了郑湾湾的挑战欲。她决心对工作更加负责,对社戒人员的管控也愈加严格。打电话、督促微信打卡、按时报到……对于日常工作,郑湾湾从来不敢有丝毫放松。

甜的滋味让人充满希望

吸毒人员是违法者,也是病人和受害者。“他们是一群需要被关爱、被社会接纳的特殊人群。我们不能放弃他们,要给予更多关怀和鼓励!”郑湾湾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平日工作中也是这样做的。

梁某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当天,郑湾湾主动去所里接他回社区。路上,梁某透露出对日后生活的顾虑和担忧。梁家父母已去世多年,离异之后,他只能借住在姐姐家。强戒之前,梁某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因吸毒驾驶执照被吊销,没了生活来源。

社工工作走访

郑湾湾把梁某的情况记在了心里。梁某签订社区康复协议后,她立即与梁某居住地社区进行工作衔接,协助其申请低保,想方设法帮梁某找工作。生活问题解决了,梁某的情绪渐渐好了,人也开朗乐观起来,决心回归正常生活,彻底和过去的朋友圈划清界限。

“没想到社工的一个善举,就能影响戒康人员的一生,这种成就感让我觉得幸福!”郑湾湾如此感慨,心中也涌出一丝丝甜头。

“干一行,爱一行,我会用真心、恒心、耐心、责任心对待每位管控对象,帮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郑湾湾说,尝过禁毒工作的酸、甜、苦、辣,她在历练中不断成长,也深深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会继续坚守岗位,帮助更多走入歧途的人找到回家的方向。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