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围绕毒瘾患者的歧视

2020年5月15日14:29:23 1
摘要

围绕吸毒成瘾现象和吸毒成瘾人员的污名化所导致的歧视,实际是误解,这于源于陈旧和错误的观念。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医疗工作者应带头。

平等看待

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主任Nora Volkow在上月发表的一篇文章《解决围绕成瘾的污名》中提到,美国新冠肺炎危机下,负担过重的医院不会平等对待药物使用障碍患者。

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毒瘾患者想寻求戒毒治疗,却迟迟未能如愿,围绕着患者的污名是影响其达不成愿望的重要原因之一。这还是一个另类的讳疾忌医现象。

毒品危害人类健康,是魔鬼的化身,那么治疗疾病的药物就是下凡的天使。现今流行的毒品如冰毒、海洛因、K粉,它们的出现只是为了治疗疾病,即药用,当它们被人不按规定使用了,就变成了毒品。又如罂粟、大麻最早被文字记载于中医典籍。

被人不按规定使用,对人造成了危害与依赖的一些药物,就是毒品。药物变毒品,天使成魔鬼,一念之间。

下文是《解决围绕成瘾的污名》,绿橙丝带译,供参考:

没有接受治疗的药物和酒精使用患者中,每年有成千上万人死亡,并影响更多人的生命。在医疗方面已经有了可预防许多阿片类药物和酒精使用障碍导致死亡的药物,但并未得到足够广泛的应用,很多可能受益的人甚至没有找到它们。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围绕着成瘾者的污名。

污名化是一个从癌症和艾滋病到很多精神疾病的健康问题。在减少某些疾病的污名化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例如,公共教育和有效药物的广泛使用已经揭开了抑郁症的神秘面纱,比起过去更少受到忌讳。但在消除围绕药物使用障碍的污名方面进展甚微,成瘾的人继续因其疾病而受到指责。尽管医学界早就达成共识,认为成瘾是一种具有行为成分的复杂的大脑疾病,但公众,甚至是医疗和司法系统的许多人仍然认为,成瘾是道德弱点和性格缺陷的结果。

医务人员受到污名化影响,他们会默认病人的药物或酒精问题是他们自己的错,从而导致不合格的护理,甚至拒绝寻求治疗的个人。出现急性中毒或停药症状的人有时会被医护人员逐出急诊室,因为医务人员害怕患者的行为或误以为患者只是在寻找毒品。成瘾的人将这种耻辱内在化,感到羞耻并因此拒绝寻求治疗。

关于这个观点,最近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几年前我在波多黎各圣胡安的一个临时注射(毒品)点遇到一名男子,当时他正在腿部注射海洛因。他的腿已经严重感染,我劝他去急诊室,但他拒绝了。他以前曾受到过可怕的对待,所以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或者可能被截肢,也不愿再忍受屈辱。

这突显了一个在文献中较少被提及的污名化层面,对药物使用障碍患者来说特别重要:除了妨碍提供或寻求治疗之外,污名化实际上还可以增强或恢复药物的使用,在促使成瘾者继续吸毒的恶性循环中起着关键作用。

在之前的博客文章中,我着重介绍了Marco Venniro在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内部研究项目,研究表明依赖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的啮齿动物仍然会选择社会交往而不是药物自我管理,说明这是有选择的。但是当选择社会交往而受到惩罚时,动物们就会重新使用药物。这是一个意义深远的发现,很可能适用于人类,因为我们是高度社会化的生物。我们中的一些人面对社会和身体上的惩罚做出反应,转向使用物质来减轻我们的痛苦。那些因使用药物而蒙受耻辱的人所遭遇的污名化排斥,是一种强大的社会惩罚,驱使他们继续用药,甚至可能加剧用药。

在当前的新冠肺炎危机中,对物质使用障碍患者的污名化可能更加棘手。除了无家可归和药物使用本身带来的更大风险外,围绕传染病的合理恐惧可能意味着,旁观者甚至急救人员将不愿给过量用药的人服用纳洛酮。而且还有一种风险,负担过重的医院在做出将救生人员和资源派往何处的艰难决定时,会优先忽略那些有药物问题的人。

减轻污名化并不容易,排斥成瘾或精神疾病患者的部分原因是源于违反社会规范。即使是在医疗行业的人,如果他们没有接受过护理药物使用障碍患者的培训,也可能会对戒断或某些药物的影响(如致幻类药物PCP)而出现威胁性的人不知道怎么沟通,茫然无措。至关重要的是,从急诊科工作人员到医生、护士和医师助理的医疗保健人员要接受培训,具备同情心去胜任照顾有药物使用障碍的人。用同情心对待病人,给病人以尊严是第一步。

必须更广泛地认识到,成瘾对大脑变化的易感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个人控制之外的因素影响,如遗传因素或人的出生和成长环境,并且医疗护理往往是必要的,以促进康复和避免最坏的结果,如过量用药。当成瘾者受到污名化和排斥时,特别是医疗领域,这只会助长疾病的根深蒂固和恶性循环。

文中“临时注射(毒品)点”,是在当地所设立的一个场所,免费提供一次性注射针具(不提供毒品),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采取注射方式用药的患者被传染到疾病,如艾滋病。这类场所在西方国家比较多见。


美国的阿片类药物的使用人群死亡率很高,前段时间烈性阿片类药物芬太尼的出现似火上浇油,该现象被称为阿片类药物危机。美国有很多私人诊所是可以开设阿片类药物处方的,有些诊所医生在明知道买药人是药物使用障碍患者或者药贩子的情况下仍然出售阿片类药物,甚至大剂量出售。

在我国,有一些药店不按照遵守相关法规出售阿片类药物,如含有可待因的止咳水、曲马多、泰勒宁等,但过量使用致死的患者并不多见。

污名可以被定义为一个带有相关刻板的印象和标签,并且它会引起负面影响。与成瘾患者有关的典型污名:危险,无法治疗,无法管理,自作自受等。污名可能源于陈旧和错误的观念,即成瘾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而不是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即一种慢性,可治疗的疾病,患者可以从中康复,并继续健康的生活。

带有污名化的语言被戒毒工作者频繁使用,如使用率极其高的“吸毒”及相关贬义词,这类词汇包含了对患者的歧视、羞辱和偏见。可能会对患者的认知在无形中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影响所提供的戒治服务。

我们建议,作为提供戒毒相关服务的工作者们,在谈论毒瘾时,请考虑使用以下词语来减少对患者的偏见和负面影响。

“毒品”,更换为“药物”。

“吸毒”,更换为“不按规定使用药物”。

“吸毒成瘾(患者)”,更换为“药物使用障碍(患者)”。

对于药物对患者的损害严重程度,可使用如轻度、中度、重度相关词语。经常使用这些语言,一定能够对去除患者的污名化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并影响更多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无题 无题

      不歧视?脑洞大开了,怎么可能,我愿意相信毒品可以戒掉也不相信不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