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忏悔书,从优秀士兵到千万富翁,再到强戒所

2019年8月16日22:32:29 发表评论
摘要

忏悔书可以成为奋发向上的力量,知耻后勇。也让我们从侧面看到了强制戒毒所的真实面貌。

扬州新闻广播联合扬州市禁毒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联合启动了禁毒主题征文,共收到作品近百件。

强制戒毒人员

中学少女如何接触到毒品?名校高材生如何感染上艾滋?曾经的千万富翁如何堕入深渊成了“瘾君子”?扬州市禁毒办联合扬州广播电台策划《我的忏悔书》将为您讲述不同年龄、不同家庭背景以及不同职业人群与毒品的故事……

强戒人员

口述者:志军;年龄:80后;籍贯:江苏扬州;家庭情况:离异单身;人物经历:大山娃、优秀士兵、千万富翁、瘾君子。

从“大山娃”到“荣誉士兵”的惊艳转身

80后的志军是一个从湖北省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孩子,至今志军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住的茅草屋。

家里很穷,砖头是自己烧的,房子也是自己烧的。最小的时候,我记得家里是茅草屋。

大山里的孩子除了吃不饱、穿不暖,最艰难的就是每天崎岖的上学路。志军每天都是凌晨5点钟起床,赶着6公里多的山路去学校。一年365天,不论春秋冬夏,还是寒冬酷暑,志军每天都赤着双脚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脚底被石块磨破流血是常事。

小时候也不觉得疼,如果流血了,就在路边捡一些药材,一包就行了。冬天都是打着赤脚去上学,到了学校以后把脚洗洗,再把鞋子穿起来。

20岁那年,穿上军装、戴上大红花的志军离开了大山,来到了部队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和其他战友相比,大山出生的志军不仅身体素质过硬,而且吃苦耐劳,第一年就拿了“优秀士兵”的荣誉称号。此后,志军每天坚持刻苦训练,多次受到部队嘉奖。

五公里的越野,你必须要坚持,你不能掉队的,你如果掉队了就是整个连队的纪律问题。在部队提倡的是一个整体,不是你一个单兵。

坐拥千万,沉溺物欲,染上冰毒

几年的军旅生涯练就了志军坚毅的个性,但是迫于家庭的重担,志军还是转业离开了部队。虽然书读的少,但穷苦出生的志军有的是一身力气。初到扬州的几年,志军常常一人身兼多职。

白天在健身房做教练,再带着卖一些蛋白粉,一个月工资也能拿个一千多,晚上在夜总会做保安也能拿个两三千。

在朋友的协助下,志军与人合伙开起了金融公司,做起了风投,也终于挖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志军:三个月就赚了七百多万。
记者:资产最多的时候多少钱?
志军:一千多万吧。

从大山里的穷小子到坐拥千万的富翁,志军逐渐开始膨胀,公司越去越少,每天都泡在夜总会里醉生梦死,眼睛一闭一睁都是夜总会。从摇头丸到K粉,醉生梦死的物欲生活里,志军还在酒吧里面玩起了毒品。一次外地谈生意,商业合作伙伴还将冰毒作为高档消费品来招待志军。

接触毒品是在是2008、2009年,我出去谈项目的时候,对方都在那边准备好了。因为在扬州的时候,他们和我在夜总会玩过摇头丸、K粉之类的。我第一次玩,在房间里面待了4、5天都没有出门。

妻离子散,身陷冰冷铁窗

沾染冰毒之后的志军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生意一落千丈,曾经幸福温暖的小家也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

摇头丸偶尔玩一次,就在娱乐场所里玩。冰毒的话,睡觉、吃饭,生活中就像抽烟一样的,它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这就是让人颓废的,反正这么多年就没有怎么停。生意做得一塌糊涂,把车子和房子一起过给了老婆,和她离婚了。

 

强制戒毒所探望

生意不景气的时候,志军依然用冰毒来消愁,却不曾想已经被警方盯上了。得知引以为傲的儿子被送进了扬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志军的父亲一病不起。

回顾自己的过往,志军总结一步错步步错。

 

记者:错在什么地方?

志军:吸毒之后人精神上就跟不上,大脑跟不上,整个人都是懵掉了。一次又一次被人家骗、被人家忽悠,导致后来一次又一次失败,做什么事情都不行。”

忏悔:我的人生一定要重新来过

如今,最让志军牵挂的还是未成年的儿子。

志军:小孩12岁了,马上就进入到叛逆期了,什么都懂,都没有敢让他知道,都是告诉他出去工作了。

记者:你们离婚告诉他了吗?

志军:离婚了他也不知道。

 

强制戒毒所环境

 

坐拥千万时被众人所拥簇,而今待在冰冷的监室,守在志军身边只有双鬓斑白的母亲,这也让志军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吃好玩好就行了,以前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在进来以后觉得,真正好的人生还是多陪陪父母。因为出了事情以后,身边的朋友基本上来的是很少很少,最后在这边关心我的人还是我的母亲。

 

如果不是这次的强制戒毒经历,自己还会在迷途上迷路多久呢?志军:

这次进来我觉得一点也不痛苦,这是给我自己人生的一次转折。早一点比迟一点好,下面的人生道路就会好走得多。我还来得及,我还不到四十岁,还有三十多年的奋斗期。毒品肯定是不能再碰了,家庭和责任很重要。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

 

强戒所铺位

 

附:志军的忏悔书

我的吸毒经历

在扬戒过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和煎熬,让我焦躁不安、度日如年,对我也是一种惩罚,让我在自责思索中度过每一天,也许对我而言,可能是一种救赎和重生。在冰冷的监室里,我也时常去回忆我的吸毒人生经历,眼角都会有一丝泪水,只能在心里告诉关心我的人:“我要从新开始,请求你们原谅我的无知和对自己的伤害。”我更希望能够通过我的经历去告诉那些仍然在伤害自己和家人的朋友、社会的吸毒人员,去警示那些在社会边缘徘徊的人。

我是从大山走出来的80后,记得我人生的第一步,那年我二十岁,响应党的号召,寄托着家人的期望,戴上大红花,穿着深绿色的军装走进了军营,成为一名武警战士。在部队的几年里,我刻苦训练,多次都受到部队领导的认可嘉奖,优秀士兵曾几次,发到家乡喜报,同时家人都是很开心很光荣。退伍后,我来到扬州,我更没有忘记,部队不怕苦的精神。

参加工作,虽然我的文化知识低,在我从事的工作行业做的也算风生水起,在扬州某酒店也入了股。在一年的时间里,在扬州买了房也有了车。同时也得到了完美的爱情,成了家立了业,家人都以我为荣。就在我事业家庭最成功的时候,大脑开始自由散漫,完全松懈了对自己的约束,大脑里总想去尝试新鲜的事情,到处寻找刺激。在一次KYV宴请中,我人生中第一次吸食了毒品,摇头丸和K粉那种感觉也让我一发不可收拾,同时每天在工作中,脑海里也挥之不去那种“纸醉金迷”的感觉:香槟、美女、还有毒品带来的快感,同时花钱的流水,完全忘记了党和人民、父母对我的培养教育。每天过着这种无约束的生活,荒淫无度,整日生活在梦境中……

后来,经过朋友介绍,我南京的生意洽谈中,我认识了一位让我自己彻底“消灭”我自己的人。记得那是2009年的某一天,上午我们谈完生意,中午安排好房间,他带着所谓的女秘书,我们三人走进了房间,那也是我真正毁灭我人生的开始,他从包里取出一小袋冰毒,还有制作好的吸食冰毒的工具,跟我一边聊一边教我如何吸食,形象生动的谈着所谓的“冰毒文化”。临走后他留下了他的“女秘书”,还有几小袋“冰毒”,那一次我三天都未出房间,一直都在放荡中度过,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家中的妻儿、年迈的父母,忘记了身边关心我需要我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全忘记了。

同时,从那刻开始我一直就吸食“冰毒”,为了解压,也就是所谓的“散冰”,我学会了赌博。每次吸食完,我都会自己找地方去赌博,参加各种各样的不同的赌局,没有钱了就卖自己的手表,后来卖资产,生意根本没有心思做。刚开始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了,生意也越来越差了,周转资金也是靠拆东补西。回家之后,妻子对我的话也越来越少了,要债的也越来越多了,每天叫我参赌的人也越越多了,“冰文化”也越来越丰富了……

因为我长期不回家,外面朋友好心劝阻我,家里人都知道了,我一次又一次跟妻子保证,洗心革面远离所谓的“冰文化”圈,事业从新开始,可保证又有何用?十年来,我一直还有没有一次真正离开过“它”……

吸毒的人话直接不能相信,这句话我以前也就是听听,根本没有把它当回事。当我现在处在强戒所,再去回想这句话时,这句话多么真实的直白。发过多少誓言,从此以后不再吸食了,老婆你放心,爸妈你们相信我!转过身我在干嘛:包里放着冰毒,手里摸着麻将、牌九、陌生的女人……

所以两年的强制戒毒,我仔细反思,他不仅仅是戒毒和学习,它更是党和国家和我的家人朋友最后拉我回头的希望。当所有人都放弃我,那我还不如一粒尘土。

只有真正从戒毒所走出去,才会得到家人和朋友暂时的宽容。如果没有今天的强戒,我如何发展下去,无法想象将来的我变成什么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