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毒品LSD的危害和感觉

2019年1月8日22:58:31 发表评论
摘要

LSD是致幻类毒品中被非法娱乐最多的,超剂量服用后的结果可能会危及生命。

作者:绿橙丝带

LSD的形态

常态下的LSD

LSD是一种人工合成的致幻剂,中文名是麦角酸二乙酰胺,好事者把它说成是“邮票”,使用LSD叫作“贴邮票”。前文《LSD是什么毒品》已讲述了这种毒品的历史,有兴趣的可以看看。LSD能改变人们的知觉。提高人们的情绪,这样眼中世界就不再是原来的世界,对它的感觉也会更加乐观。

药理分析

LSD无色、无味、无嗅,是已知的最强烈的精神药物之一。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强烈”的医学含义,只需极少剂量的LSD就会对人起起作用。而且这种药物既是强烈的又不会产生过多的其他反应。比如,LSD几乎没有因为剂量过大而致人死亡。

肠胃对于LSD的吸收很快,而大多数人采用口服的方法使用LSD。服用以后,大脑中的LSD含量比人体的其他器官的含量都低,所以它并不只是被大脑吸收。每三个小时人体中的LSD就分解一半,所以血液中的LSD含量下降得相当快。LSD在肝脏中分解,以二氧麦角酸乙胺的形式排出体外,这种物质不再具有刺激作用。

人体的抗药性增长很快,如果每天服同样剂量的话,三四天以后就不再有任何作用。所以每周服用同样剂量的LSD仍然是有效的,也没有发现身体产生对LSD的依赖成瘾现象。

LSD是类交感神经类药物,服用之后会首先产生自律反应。明显的症状有孔放大、体温升高、血压上升、唾液分泌增加。

LSD中类似于血液复合胺的吲哚结构,使人想起它的作用可能与复合胺感受器有关。对动物注射放射性的LSD发现复合胺感受器的确是LSD的主要结合点,但并不是唯一的。对老鼠的脊髓中枢神经中含有复合胺的神经元的电生理学试验表明,能导致对电反应完全中断的LSD注射剂量与对人体系统产生影响的剂量相当。所以LSD对复合胺系统的影响造成了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服用LSD的感觉

除了LSD的化学机理以外,许多科学家认为LSD最重要的影响是对人的感觉的影响,尤其是视觉方面。一些尝试过的人做了一些记录,其中一些人服用的剂量比较少,应当说较好地描述了致幻的感觉、感觉的变化,他们认为物体的形状看起来都有变化,比真实物体更亮一些,物体是移动的,一个物体有好几个图像等。

相关实验室人说,不同剂量的试验表明,无论在睁眼还是闭眼的情况下都能够看到一些物体,这表明是幻觉而不是幻想。在这种致幻感觉的某一阶段,看到的都是一些连续不断的物体:方格子、蜂巢、棋盘状、蜘蛛网、隧道、管道或锥形物以及螺旋状的东西,这些物体又都有亮丽的色彩。在致幻的另一阶段,伴随着连续图像还会看到复杂的图像,比如风景、以前见过的人脸或者其它东西如可能是透过蜘蛛网结构看到一张人脸,或者是多张人脸出现在一个蜘蛛网结构上面。这可能是在感觉信息的处理过程中,感觉输人被不止一次地刺激或者改变,结果就造成大脑想象的图形比外面进入的更为活泼。

除了视觉以外,服用者还说时间概念也有变化,人体自身的感觉以及听觉都有一定变化。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是“共感觉”,即感觉的交叉,听觉会产生视觉图像(就像霍夫曼博土第一次对LSD的描述一样),视觉图像也许会干扰音乐的旋律。

感觉的变化伴随着情绪的提高,这也许与自律神经系统中交感神经的刺激有关。所以由于情绪的变化,一个人对一个图像的感觉也许会有别于原形而变得特别漂亮,也许会产生一种畏惧的感觉。或者视野中物体的逐渐远去或者逐渐靠近也许就会产生强烈的沮丧或者畏惧。这种畏惧心理会导致心跳加速、呼吸加重,对服用者更深的刺激会导致完全混乱的反应。

视觉幻觉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药物从不会产生完全相同的幻觉。尽管每一次感觉都不同,但每次一系列的体验又似乎合情合理。当口服一定剂量的LSD(30微克至50微克)时,致幻感觉会持续6至9小时。服用后20分钟以内会逐渐出现一些身体的自律反应。服用者会感觉头晕或者忽冷忽热,口腔发干。随后的30至40分钟里,这种感觉逐渐减退,感觉、知觉和情绪渐渐发生变化。在一个病例中,在开始的自律反应后的20至50分钟里,情绪发生变化,身体感觉异常,触觉减退,视觉色彩也发生变化,空间和时间概念混乱,出现视觉幻觉。下面是对视觉反应的精彩描述:

护士问我感觉怎样,我说:“很好。”当我嘟囔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可以在空气中看到它们。字是粉红色,毛茸茸的有点像云彩。字形看来就是“很好”,所以我的感觉也很好。这个字和我表达的意思是同一件东西,“很好”两个字就在我周围飘动。

服用LSD大约一小时以后,达到最强药效,但是一直到第二个小时结束时,才会有自身感觉的变化。通常这种变化围绕着一种人格解体的感觉。服用者也许会感受到他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通过身体进行的,或者说他就没有身体。这种躯体错觉是很常见的,就像一位服用者所说的我感觉我左侧的大脚趾恶心得要吐了。大脑和行为失去控制也是常见的。

这个阶段的总体感觉可以概括为“扩张”和“收缩”。在扩张的反应(好的幻觉)中,服用者会变得兴奋,感觉自己非常高大,好像发现了世界的奥秘或者自己内心深处的哲理。感觉自己非常聪明的反应也很常见:“如果我一直处于这种状态,我会写出伟大的小说来。”在这一阶段的最后是一种收缩的感觉,服用者一般不再有什么动作,频繁地表现出偏执的情绪,并有一种遭受迫害的感觉。这时服用者会蜷缩在一个角落,好像有什么伤害就要降临,或者是幻觉里的形象把他给吓坏了。药效消除以后,又会恢复正常的对感觉、知觉和情绪的心理。不良症状由于无法确定非法服用的LSD的剂量和纯度,所以就无法真正确定LSD的不良作用的发生率。有很多原因会导致服用者的不良作用,而且重要的是的LSD的纯度、成分、分量都值得怀疑。

吸毒致幻

1960年进行了一次调查,对象包括几乎所有合法研究LSD和酶斯卡灵对人体作用的试验人员。总共收集了5000人的25000次案例。LSD的剂量为25微克-1500微克,酶斯卡灵的剂量为200毫克-1200毫克。有一些案例是在对病人的治疗中进行的,另一些则是纯粹为了研究药物对人体的作用而进行的试验。调查仅仅针对LSD和酶斯卡灵,而且是在专业人员的观测下进行的。

调查表

1964年发表的文章“LSD的不良症状”中说:

从统计结果来看,似乎可以这样认为,这种药并不怎么危险,甚至可以说很安全。尽管没有资料表明在精神治疗中这种药会有危险,但我们还是应当做好这样的思想准备,在治疗程中精神病人可能会出现精神病态或者精神不振甚至自杀倾向的不良反应,而且发生几率会达到基至超过任何一种显性治疗方法。

文章随后又说道:

但我们还是要分清出于治疗和试验目的的适量应用与纯粹为追求快感的人、极端狂热者、吸毒上瘾者的滥用之间的区别。对出于刺激、好奇、要逃避现实和责任的服用者来讲,似乎比出于治疗目的在严格的医拧监管下服用要危险得多。

惊慌的感觉。一种副作用就是在药力作用下产生的惊慌失措的感觉。下面是一个典型的病例:

一位21岁的女性和她的情人一起向医院述了这样的事实。她的情人有长时间的LSD服用历史,为了使她在性行为中不那么拘谨也说服她服用了LSD。她注射了大约200微克,半小时以后,她就感觉墙里的砖开始进进出出,光线也变得非常奇怪。当她发现感觉不能够将她自己与椅子或她的男友区分开的时候,她变得非常恐惧,害怕自己再也不能恢复常态。在她讲述的过程中,她表现得非常兴奋,并且会怪异地发笑。说话不合逻辑,情绪也很不稳定。两天之后这种现象才告结束。然而她从此非常害怕这种药,她再也不会服用这种药了。

长期的精神病态反应。当出现明显的精神病反应时,治疗却没有那么快,只好进行长期的住院治疗。通常,这种情况发生在平时对现实缺乏把握的人身上。现代社会的新现象的浪潮对这种人的冲击太大,他们无法正确面对。

一个23岁的年轻人在举着刀犹豫着是否插进他朋友的背上时被人发现并被送进了医院,他的妻子说,自从三周以前服用了LSD以后,他的行为就变得非常奇怪。变得犹豫、沉默,开始躲避与她的身体接触。在医院中,他总是表现得神经紧张、沉默。他表现得好像完全被幻觉中的上帝的威严的声音所慑服,并且认为自己达到了“纯粹思想”的境界。到一个月后转院的时候,病情基本没有好转。

在这位病人处于青春期的时候,他母亲常常警告他有关性和不讲道德的危险,而他一直在接受与抗拒之间犹豫不定。在上大学一年年级的时候,由于过量使用安非他明被迫离开了学校。之后他进入艺术学校学习,但也没有完成学业。在三年的婚姻生活中充满了对自己男性既概的不自信。由于对生活的意义越来越不明确,他开始注射LSD。在注射之后他很快感受到了异常的兴奋,开始给他的一个朋友写信,“我们终于找到了和平,这才是流向永恒之海的生活之水。”之后不久,他在一篇小短文中流露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精神有问题,他写道,“我迷惑,我痛苦,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性格、习惯、目标和理想,我现在明白了自已,只能安慰自已,余生要在精神病院中愉快地度过了。阿门。”

人们很容易想到谴责这位年轻人对于LSD的变态心理,但也很容易看出,他的病史中显示出患精神分裂症的危险,而他的这种倾向才促使他去尝试LSD。

后期反映。LSD的一个有趣又惊人的不良作用就是其后期症状。与其他的症状不同,这种发生于持续服用LSD几周甚至几个月以后的后期症状会造成大脑伤害和永久性的生理损伤。这种后期反应是指在一段常态之后,在没有服药的情况下,重新出现服药时的症状。这种反应的频率和持续时间都很不一致,而且几乎是不可预测的,经常发生于睡着之前、开车时,以及精神紧张的时候。当彻底戒除药物之后,后期反应的频率和强度就会急剧减弱。

尽管这种“后期反应”的症状并不比没有服用LSD的人感情强烈的记忆或经历严重,比如似曾相识症,但是有很多报告表明会出现LSD反应的“二次经历”,而且表现得非常可怕。又一个研究小组对这个现象进行了持续研究,发现视觉功能的心理测试表明在服用LSD的若干年以后仍然有明显的影响。有人用24个曾经服用ISD的人与20位参照对象做了一个对比试验。尽管在视力敏锐程度、辨色能力等视力测试中没有区别,但是当用一定频率的闪烁光线组成连续光时,两组的分辨能力却有明显差别,特别是当这种光线位于视野的边缘时更为严重。曾经服用LSD的人适应黑暗的能力比较差。主持该试验的人认为,他们的实验证明了LSD对中枢神经系统的长期影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