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药LSD是什么毒品

2019年1月5日19:32:28 发表评论
摘要

无独有偶,致幻剂类毒品LSD,麦角酸二乙酰胺,如同大麻一样,也是在美国兴起,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

作者:绿橙丝带

LSD

类似邮票形态的LSD

目前有不少新闻报道了一些伪装下的毒品,其中就有臭名昭著的迷幻药——麦角酸二乙酰胺,英文简称LSD。伪装成了“邮票”,事实上,这种迷幻药的毒品原本被人使用的大多数形态就是类似邮票的,而并非是目前所谓的特意伪装。

中世纪西方女巫盛行,很多女巫通过使用迷幻剂类毒品使人产生幻觉,人们便认为女巫通灵了,包括用迷幻剂来迷幻信众达到控制的效果。

与很多毒品一样,LSD也是来自西方的舶来品。
麦角类蘑菇

麦角类蘑菇 含有麦角毒

这种声名狼藉的烈性致幻剂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在60年代开始为人们所知。尽管此前就有天然的类似LSD成分的化合物,但是在发现LSD之前它们的致幻作用还不为人所知。LSD最初是利用从麦角类蘑菇Claviceps purpurea 中提取的麦角碱合成的。这种蘑菇一般生长于谷粒尤其是黑麦上,误食被感染的谷粒会导致麦角中毒。

黑麦

黑麦

圣安东尼的烈火

被麦角蘑菇污染的谷粒很容易辨认,一旦发现就将这些谷粒清除掉。但是在饥荒年代,人们可能会把它做成面包。在公元945年至1600年,由于吃被感染的谷粒制成的面包,在法国至少爆发了20次麦角中毒。这种病的症状有两种。一种是皮肤有麻刺的感觉并且肌肉痉挛,然后导致抽搐、失眠等各种意识和思维的混乱。另一种症状是坏疽型的麦角中毒,肢体肿胀并有烧灼的感觉,有人用“猛烈的燃烧一般的剧痛”来形容他们的感受,而这种疼痛会持续到被感染的肢体彻底麻木。这种病发作很快,从最初的症状出现到肢体溃烂只有不到24小时。肢体溃烂是由于麦角碱导致血管收缩,截断了流向肢体的血液。

在12世纪,人们将麦角中毒与圣安东尼联系在一起,具体原因至今不明。也许是由于他也受到了麦角中毒的侵扰,人们才将医治麦角中毒的医院设在了东尼神殿的附近。也有人认为圣安东尼曾经与之战斗的恶魔其实就是这种病。另一些人认为,把这种病称为圣安东尼之火是因为曾经去圣安东尼居住过的埃及朝圣的病人最终被治愈了。其实,那些去埃及朝圣并进过医院的人病好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他们的饮食中不再含有麦角病感染过的黑麦。

有两篇根有意思的文章,讨论了这种痉挛病与1692年女巫赛伦判决案的关系,在那次判决中20人被处死。第一篇文章还列出了有说服力的理由:(1)被“迷住的”8名女孩的最初的症状与麦角中毒的痉挛非常相像;(2)当时的条件正适宜在主要的作物黑麦上生长有麦角菌的蘑菇。第二篇文章则建立了这样一种有说服力的说法,麦角中毒与此事毫无关系,被“迷住”的原因还仅仅是心理上的。

LSD的发现和初期的研究

1938年,在瑞土巴塞尔的山度士实验室,阿尔伯特霍夫曼博士人工合成了lysergsaurediethylamid,这个德文单词就是LSD的由来,即右旋麦角酸乙胺。霍夫曼将含有基本麦角酸的麦角碱的化合物进行了处理。说LSD是人工合成的,是因为它在化学结构上与一种已知的刺激物似。然而一直到1943年,LSD才进到精神病医疗领领域,霍夫曼在他的试验记录中写道:

1943年4月16日,上星期五,由于我感觉特别的烦躁并伴有一些头晕,在下午就中断了试验工作回到家中。到家后,我躺在床上,有一种喝醉酒的感觉,不过没有什么不舒服,大脑异常活跃。我闭着眼睛头晕眼花地躺着(感觉日光刺得人眼睛不舒服),眼前不断出现奇异的、变化多样的、不停跳动的图像,充满着万花筒一样的颜色。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

霍夫曼随后记道,“第一次感觉非常弱,只有轻微的异样,有一点让人愉快的、像在神话中的仙境的感觉。”他确信是由于皮肤偶然接触正在研究的化合物并且这种化合物进人到体内。下星期一,霍夫曼怀疑就是这种东西在作怪,他准备了0.25毫克的LSD,然后记录了以下内容:

1943年4月19日,准备浓度为0.5%的LSD水溶液。

下午4:20口服0.5毫升(0.25毫克),溶液没有味道。

下午4:50没有反应。

下午5:00轻微的头晕、不安、不能集中精力,视力受到影响,明显地想笑。

以下的试验记录是断断续续的:

最后的文字写得非常吃力。我请我的助手陪伴我回到家中,因为我相信今天的情况会和上星期五的反常完全一样。当我们骑车回家的路上,发现这次比上次强烈得多。我说话不能连贯,眼前的地面在晃动,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形,像在弯曲的镜子里一般。我的这种感觉持续,尽管我的助手后来说我们骑得挺好。

迷幻的颜色

迷幻的颜色

我喝了LSD六小时以后,症状明显减弱,只有视力还没有恢复。所有的东西都在飘动,比例有些扭曲,就像水波里的倒影一样。而且,所有的东西都令人讨厌,颜色一直在变,到处都是难看的绿色、蓝色的阴影。一闭上眼晴就是层出不穷的彩色的现实主义的稀奇古怪的画面,在我上面飘动。最明显的一点是,所有的声音(比如路过的汽车)都变成了视觉信号,每一个声音都引起色彩的幻觉,总有不停的形状和色彩的变化,像是万花筒一样。我入睡时大约1点,第二天旱晨醒来时觉得有点累,但感觉非常好。

阿尔伯特霍夫曼口服的剂量是正常人反应剂量的5倍到8倍,这种药物的猛烈效果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很久以前人们就知道酶斯卡灵会引起异常反应,改变人们的意识,导致特别活泼的万花筒一样的色彩效果,但是人们若要产生如此强烈的作用需服用4000倍于LSD的剂量。一般人服用0.05毫克就有反应,少数人只需服用0.03毫克。

1947年在苏黎世第一次发表有关LSD的科学研究论文,但到1949年北美就开始研究其对人体的作用了。1953年,山度士公司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申请把LSD作为新药来研究。从1953年至1966年,山度士公司向全世界获得允许的科学家提供了很多LSD,来合法地研究LSD对生理和动物行为的影响。

人们除了企图研究人和动物的“典型的心理反应”,以便进一步研究治疗方法以外,主要的热情在于研究LSD所谓的到达“潜意识领域”的能力。这种想法可能是来自人们描述的做梦一般的感觉,以及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梦代表了想表达自我的潜意识。

所以LSD被广泛地用作精神疗法的辅助手段。当精神病医生认为病人遇到了精神障碍不能够摆脱压抑的记忆或情绪时,就可能会用到LSD的幻觉(意识表达)作用,以致LSD被当做流行的能使人吐露真情的麻醉药,代替了喷妥撒钠和东莨菪碱。LSD长期使用是否真正对病人有帮助还是只对相信它的心理病人有效,直到90年代人们还在争论。

人们还研究了LSD的另两种治疔作用,从很多理论上看,LSD都可能对治疗酗酒有帮助,最初的研究报告也说明的确有积极作用。后来,人们希望能使LSD帮助晚期癌症病人正确地面对死亡。所以有很多病人被允许使用这种产生幻想的药剂来改善他们的感觉。

1966年4月,山度士公司收回了分发的LSD,并且不再作为研究LSD的赞助商。许多非法制备的纯度不定的LSD流向大众,山度士就决定把合法扩散LSD的职责交给了联邦zhengfu。

关于LSD的科学研究在70年代逐渐减少。神学家沃尔特克拉克是对迷幻剂的可控制研究持支持态度的著名人士,他在1975年列举了以下数据:

由于官僚zhengfu的限制和人们对药品的真正的和假想的危害的恐惧,尽管研究人员对药品感兴趣,并且有证据表明这些药品在治疗精神类疾病方面确有帮助,而且对人类的思维和发展有利,研究人员还
是不断从该领域退出。

也许克拉克博士是在为自己壮胆,因为大麻及其提取物也同样受到严格限制,但有数千名科学家合法地对其进行了研究。很可能是迷幻剂的研究进入了死胡同,需要新的思路但一直没有。国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在1974年发表的一篇报告说:

事实上我们进行了每一种心理试验来研究人在LSD及其他此类药物下的反应,但我们不能理解此药的奇特和猛烈的效果,得不到任何结论。

1975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和国家过度饮酒及酒精中毒研究所也由于没有成效而停止了迷幻剂的研究。从此以后,这方面的研究大多是在动物身上进行的,以尽量从神经中枢的角度来研究反应的机理。

非法使用

LSD的非法使用起源于合法的墨西哥毒菌迷幻药,也许就是在蒂莫西李瑞发现亚洲神秘主义的西点军校。

准确地说这件事开始于1960年夏的墨西哥李瑞第一次使用含有迷幻药的墨西哥毒菌。正如他后来所说,当时他意识到他父亲死了。李瑞在哈佛大学和理查德阿尔帕特一起工作时,共同讨论这个新领域的含义和影响。

在1960和1961年在学校的时候,李瑞和阿尔帕特用纯墨西哥毒菌迷幻药在哈佛的研究生身上做了一系列的试验,这些药是从一个医生那得来的。最初李瑞的试验剂量是有科学控制的,实验时由于使用了药品,还请了一位医生參加。后来不再请医生参加,再后来其他的控制手段也取消了。事实上,李瑞确信进行课题研究时,为了更好地把握研究,研究者就应该使用种药品。这种做法就脱离了研究人员的观察者角色,不再是严谨的科学。

李瑞让研究者服药的做法明显地脱离了科学妍究的范畴,哈佛校方和其他科学家都对此表示怀疑。最主要的向题有,在药品的管理以及学生服用时没有医生参与,有关会议不是在实验室进行的,而是在李瑞的家中或其他学校外的地方。由于这些因素,阿尔帕特和李瑞在1963年春被解除了职务。

1964和1965年过得非常平静,李瑞住在纽约一位富有的、崇拜他的信念的人的私人住所里。1964年李瑞宣称毒品只是个人喜好问题,没有必要将其提升到更高的高度。在他因为携带大麻而在私人住所里被逮捕之后的1966年,他还一再阐述这种观点。

在1966年,李瑞还组建了他的zongjiao组织“精神发现联盟”,该组织把LSD作为圣物。组织发展得很慢,他在纽约的住所也一再遭到攻击,主要是由于李瑞会“把吸毒的人引到纽约、而当他们的钱用光时,就会抢劫,偷盗,不择手段地弄钱来满足他们的嗜好”。

由于种种原因迷幻剂的使用越来越多,尤其是60年代中晚期,LSD迅速蔓延。由于传说中的LSD的新感觉(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有力的壮阳作用(并不一定是真的)、对同伴群体亲如一家的感觉(这倒是真的),LSD迅速流传开来。

1966年下半年,参加美国医学学会的代表通过了一项决议,决定增强对迷幻剂的控制。决议的部分内容如下:

这些毒品能够产生难以控制的暴力,惊人的骚动,甚至会诱发自杀和杀人,而且对于曾经有精神和神经疾病的人来说,还会加重他们的病情,使他们不得不在精神病医院呆更长的时间。

1967和1968年,LSD的使用达到了顶峰,之后逐渐下降。有几种原因造成了这种下降,包括用药后的不良反映、长时间的精神病状态、对染色体的损害、自残行为以及对过去事情的回忆等等。为了谨慎起见,许多人开始拒服迷幻剂,但是许多人只是不再服用人工合成的LSD,而转向陶醉于非人工合成的墨西哥毒菌迷幻剂和酶斯卡灵。实际上,到了70年代中期,这些自然毒品,尽管还有出售,但已经非常短缺,在街头出售的墨西哥毒菌迷幻剂和酶斯卡灵的主要成分都变成了LSD或PCP。

在一系列的对毒品交易的打击中,蒂莫西李瑞1969年被关入监狱,1970年他从狱中逃出。在世界各地逃匿了几年以后,他又被逮捕入狱。在1976年被释放前,他说他已经被“彻底恢复名誉”,并且“从此以后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再鼓吹LSD及其他毒品”。而在80年代进行的高校巡回演讲中,李瑞又谈到“如何吸食毒品而不上瘾”。

数年前有一位咨询绿橙丝带的朋友,发了一张图片:

邮票毒品三眼猫

有很多张小卡片拼合成的图片,图中有三只眼睛的猫。这位朋友告诉我们,他有一些“玩音乐”的朋友,是从这些人中看到了这个东西。

其实这是一种怪异的毒品亚文化,可追述到美国嬉皮士出现的年代,影响至今的“地下音乐圈”,甚至可能是“娱乐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