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吸毒而轻生的真实故事 爸 对不起

2018年12月25日23:29:47 发表评论
摘要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父子情

十年前,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十年后,却变成了一个吸毒成瘾的瘾君子。这种巨大的变化因何而来?是什么导致一个可爱的少年变成一个吸毒失足的青年?

去年夏天,笔者到乡村进行走访调研,短短的两周之内却听到了一个极为悲伤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齐飞(化名),十年前的他十四岁,正在上初中,是一个成绩非常优异的孩子;而十年后的他,却成了一个吸毒的青年。

听村里人说,齐飞小时候十分调皮捣蛋,整天就跟村里的玩伴们做一些令人气恼的事情。但是,上了初中的齐飞,开始变得懂事了,对待村里的邻居们都十分有礼貌,而且成绩也非常好。于是,他就像大家的宝贝一样,颇讨人喜爱。大家说,这孩子天生就是要出去干大事的人。

但造化弄人,这孩子在大学里吸毒了……“好好的一个苗子,就这么活生生地毁了。毒品那玩意儿,敢去碰吗!但是,他偏偏去碰了,这不是自己作死嘛。多么好的孩子啊,可惜了”,村里人都这么说。

是什么原因致使齐飞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便向村里人问:“那你们知道齐飞这孩子为什么会去吸毒呢?上大学之前,他家有什么突然的变化没有?”

村里人告诉我,那孩子直至上高中都十分开朗的,但自从他父母离婚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了,整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他父母离婚后,他是跟着他父亲生活的,想了解情况的话就去他家转转,他老父亲也许会告诉你。

我在村里人的带领下去到了齐飞家。他家里十分简陋,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齐飞的父亲才五十来岁,但外貌如同七十开外的老人。双眼睛空洞无神,满脸皱纹,胡须邋遢,头发花白,行动不便,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就是这么一个老人的形象。儿子吸毒这件事给他的打击很大,的确,唯一的亲人成了吸毒者,他的希望完全破灭了。

齐飞在父母离婚之后,整个人性情大变,即使在家里也不怎么说话,变得孤僻、极端。他父亲以为过一阵就会好的,所以就没怎么在意。殊不知,齐飞的这种孤僻和极端不断膨胀,致使他最终走向了一条不归之路。在上大学的两年之内,齐飞被学校通知见家长六次,打架、酗酒、旷课等屡见不鲜。随后,他因吸毒被送进了戒毒所,最终因毒瘾难耐而自杀了。

人生之路

这是齐飞自杀前写给他父亲的一封信:

对不起,父亲:

我知道,我这一生都无法再回头了。回想起以往的日子里,我有过快乐、有过悲伤、有过绝望,我不知道你和母亲为什么要离婚,但是我也不想知道。可是,在高中的学习生活中,我过得并不快乐,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假装快乐。

你知道吗?高中时的同学只会嘲笑我,尤其是在你们离婚之后,他们嘲笑我没有完整的家庭,没有母亲。他们的言语非常尖酸刻薄,每当听到他们的嘲笑之后,我的心都在滴血。那时,我很想冲上去揍他们一顿,但是我没有,我尽量装作风平浪静、毫不在乎的样子,可在心里我把他们都判了死刑。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真的冲上去揍他们一顿,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也许,我现在和大多数同学一样,简简单单地上大学,做一个平常的大学生,过着简单的大学生活。但是,一切都不会重来了,一切都已成定局,等待着我的似乎只有唯一的一个结局。

父亲,我好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胆小,恨自己的无助。恨我的高中同学,因为他们也是造成我现在结局的凶手。尽管我如何敏感,但是他们不嘲笑我,我就不会走向阴暗的深渊。说句实话,我本来想报复他们的,但是最后我选择了惩罚自己。我找不到任何出路,在大学里,总觉得任何人都是带着面具的假人。他们觉得我奇怪,我也不想同他们打交道。于是,我一直在同另一个自己交流,同天上的星星交流,同一切虚拟的东西进行交流。最后,我整天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惹事生非,还成了一个吸毒的学生。在被学校抓住我吸毒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好像一个不会游泳的孩子,掉入湍急的水流里,一下子醒悟过来,但已经无法爬上岸边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更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您。

对不起,父亲!对于你和母亲的分开,我不会说什么,但不胡思乱想真的很难。我想过种种原因,也找过种种借口,可是我还是恨你们,也还是爱你们。做一个冷血的人太难,我做不到。所以,我的心会更痛,血会流得更多,最后满身伤痕、体无完肤,直至连残存的一点希望也被无尽的黑暗笼罩。

父亲,我恨您,也爱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不好受,但是不要太悲伤,即便悲伤也要活着。我也想好好活下去,只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地戒掉毒瘾,如果戒掉了,我便绝不再自暴自弃,更不碰毒品。但是,这好像只是一种幸福的奢望!不再往下写了,如果您收到这封信,就说明……爸,一定要好好活着,请答应我。

不孝子齐飞

2015年4月4日

人生道路

看完了这封信后我想,齐飞一定很想活着,一定很爱他的父亲,一定很留恋这个世界,但是残酷的现实生活不允许。在这个年迈老人的面前,我实在无法待下去了,看着他那绝望无光的眼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一个人跑了出来。

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以为我忘了,谁知道一切都清晰无比。我不知道齐飞的父亲是否健在。不知怎么的,我真希望他能替齐飞好好活下去。

作者:云南民族大学学生 蒋祥勇

中国禁毒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